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作家之旅 源自神话的写作要义

一个人的失忆:

风色迷离:

作者:美-克里斯托弗·沃格勒

  

如何写作一个吸引人的故事?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编剧(作家)?这便是本书所研究的两个终极问题。传奇大师克里斯托弗·沃格勒,吸收了卡尔·荣格的心理学思想和约瑟夫·凯贝尔的神话研究,提出了“英雄之旅”的概念,将故事模型分为英雄之旅的12个阶段,将故事人物总结为英雄、导师、信使、阴影等不同原型。

  

本书不但讲述写作的智慧,同样讲述人生的哲学。每个人都在各自的“人生之旅”中前行。

  

——所以要对自己创作的世界和角色负责啊!

  

“人类其实只有那么两三个故事,它们不断地重复,就好像它们从未被重复过一样。”——薇拉·凯瑟《哦,拓荒者!》

  

  

在神话中,最深的洞穴象征着死亡之地。英雄会进入地狱营救所爱之人(俄耳甫斯),或者进入洞穴打败恶龙,赢得宝物(北欧神话里的西格德),或者进入迷宫挑战怪兽(忒修斯与人身牛头怪)。

  

所有的故事都需要这样一个生死时刻,让英雄和他的目标都陷入致命的危机。

  

九死一生之后,英雄获得宝物/荣誉……衣锦还乡(但归程并不安全,还要经历一番波折),回归正常世界前,要接受最后的净化(重生和洗涤)。

  

神话模式既可以用来讲述最简单的漫画故事,也能构架最为错综复杂的正剧。在框架以内进行的新实验让英雄之旅不断地生长、成熟。改变传统的原型角色的性别和相对年龄,会让故事变得更有趣,也会激发对他们更深层次的理解。基本角色可以进行合并,也可以分割成几个角色,让同类型的角色表达不同的观点。(这就是自己写小说讲故事的乐趣所在啊~)

  

原型(人格面具→女神异闻录)可以看成英雄(或作者)的性格,其他角色代表了英雄的各种可能性。
原型也可以被当作各种人格的拟人化符号,就像塔罗牌里的阿卡那牌(买过一套X战记牌面的),代表了完整人格的各个方面。

  

最常见和最有效的原型:英雄、导师、信使、变形者、阴影、伙伴、骗徒。
童话里全是原型式的人物:大灰狼、猎人、善良的母亲、恶毒的继母、仙女教母、女巫、王子或公主、贪婪的客店老板——高度专业化地执行着自己的功能。
永恒男孩=长不大的丘比特/彼得潘/生活中永远不愿长大的男人。

  

  

英雄——我们的使命由神所赐。
英雄是愿意为他人而牺牲自我利益的人。最初,英雄总是跟自我牺牲联系在一起。从心理学看,英雄象征着弗洛伊德所称的“自我”,英雄最终会超越自我的限制和幻觉。
英雄象征着自我对身份和自身整体性的探求。在完善自我、成为全人的过程中,我们都和英雄一样面对着内心守卫者、怪物和帮助者。
在探索自我心灵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老师、指路人、魔鬼、神明、伴侣、仆从、替罪羊、大师、引诱者、叛徒和伙伴——就像我们人格的多个方面或是梦中的各种角色一样。
英雄面对的所有恶人、骗徒、爱人、朋友和敌人其实都能在自己体内找到对应的部分。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做的心理方面工作,就是把这些单独的部分整合成一个完整而平衡的统一体。
自我(即英雄)误以为他独立于自己的这些部分而存在。唯有容纳这些部分,英雄才能成为完整的自己(即荣格学说中的“自性”)。
英雄种类很多,包括自愿和不自愿的英雄、以集体为重的英雄和孤僻英雄、反英雄、悲剧英雄以及催化剂式英雄。英雄和其他原型组合就能变成混血。尽管英雄一般都作为正面形象出现,但他也可能代表自我的阴暗面。总体来说,英雄原型象征着积极行动的人类精神,但也有可能带有弱点和对行动迟疑。
英雄象征着转变中的灵魂,也象征着每个人在生命中的必经之路。作家和有精神追求的人们会把英雄这一原型当作宝藏来探寻。
卡罗尔·皮尔逊的著作《影响你生命的原型》进一步把英雄分类(天真型、孤儿型、烈士型、游荡型、战士型、保姆型、寻觅型、恋人型、破坏型、创造型、统御型、魔力型、智者型和弱智型)。女英雄的一些独特旅程可以参考莫琳·默多克的著作《女英雄之旅:女人对完整的追求》。

  

导师——愿原力与你同在!
导师一般是帮助或者训练英雄的正面人物(智慧的长者),这一原型代表了所有保护英雄、赠与英雄礼物的角色。
导师一般都以神的名义发表言论,或者受到过神谕的启示。按荣格心理学分析,导师代表“自性”,即我们体内的神,也就是连接着所有事物的那部分人格。这一高级的自我是我们体内最智慧最崇高最接近神的那部分。自性作为良知,在人生的旅途上引导着我们。
不论出现在梦境、童话、神话还是电影剧本里,导师的角色代表着英雄最强烈的愿望。英雄如果在英雄之路上坚持不懈,就会最终成为导师。导师就是以前的英雄,他们经历过人生的试炼,现在要把知识和智慧作为礼物传给英雄。
英雄的重要功能之一是学习,而导师的关键功能就是传授和训练,以及送装备!
·神话里获赠最多的是帕尔修斯-插翅鞋、魔剑、隐形头盔、魔法镰刀、魔镜、美杜莎的头、放头的魔法挎包-这个可恶的人生赢家!
·赫拉克勒斯则是接受过最良好训练的英雄之一,学过摔跤、射箭、骑术、兵器、格斗、智慧、美德、歌唱和音乐……

  

边界护卫——就我来说,我认为他永远不会完成他的旅途……
关卡出现!边界护卫一般都不是故事里的大boss,可能是路边野怪、小boss或放置在路上一定几率触发得到技能的NPC。
这些护卫象征着我们每个人在现实世界里必须面对的阻挠:坏天气、坏运气、偏见、压迫,有敌意的人。
在更深层的心理学意义上,边界护卫象征着我们的心魔:神经官能症、感情的伤痕、缺点、依赖性,还有妨碍我们成长进步的自我压抑。每当你试图做出重大选择时,这些心魔就会跳出来阻止你,或者考验你是否真的下定决心接受改变带来的挑战。
如何应对阻挠?——扭头就跑、正面迎击、略施小计、行贿取悦,或者化敌为友!
*在真实生活中,当你试图让你的人生轨迹向好的方向转变时,十有八九会遭遇阻力。你周围的人一般都不愿意看你改变,他们已经习惯于你的精神状态,舒适地和你在一起,你的改变可能会威胁到他们。如果他们阻碍你的改变,你得意识到他们的功能不过是边界护卫,他们是想考验你的决心。
完全成熟的英雄同情他的敌人,于是他超越了他们而非毁灭他们。

  

信使——你建起球场,他们就会来。
信使角色提出挑战,并告知将要到来的重大变革。
冒险召唤一般都是由一个信使发出的。信使在神话中不可或缺,所以有了赫尔墨斯(墨丘利)。
信使的一个重要心理功能:宣告改变是必要的。我们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知道改变的时机并派出了信使,它可能出现在梦境里,可能是真人,或是我们的新想法。
信使可以是正面人物、反派,甚至是中立人物。

  

变形者——你绝对想象不到。
变形者本身的性质就是变形和不确定,它的外表和特点会在你认真关注它的那一刻立即改变。
一般来说,英雄的恋爱关注对象或者另一半会呈现变形者的特征。对方易变、表里不一或者变化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巫师、女巫和食人魔是童话世界里的传统变形者。
变形者的心理功能——卡尔·荣格心理学两个术语——阿尼姆斯和阿尼玛。阿尼姆斯是女性无意识中的男性性格和形象,也就是女人梦境和幻象里面反映男性气质的正面与负面形象的集合。相对应的阿尼玛则是男性无意识中的女性性格和形象。变形者最常见的形态就是具有勾引和毁灭力量的蛇蝎美女/男。

  

阴影——善良的怪人是不灭的!
一般来说阴影是我们内心世界里被压抑的怪兽之家,代表着我们身上被自己厌恶的那些部分,或是不愿意承认的那些秘密。我们虽然想放弃并根除那些部分,但它们其实依然隐藏在体内,在无意识的影之世界里活动。
阴影象征着心理感受的被压抑的能量。深深的心理创伤或罪恶被放逐到阴暗的无意识当中就会化脓,而那些被隐藏或否定的情感会转化成毁灭我们的恐怖力量。
阴影可能只是我们一直以来试图克服的阴暗部分——坏的习惯和旧有的恐惧。这种能量可以成为有生命力的强大内心力量,它可能有自己的喜好和目的。它可以成为毁灭性的力量——特别是当你不去认识、面对、照亮它的话。
于是,在梦境里,阴影可以以很多种形象出现:怪兽、恶魔、魔鬼、邪恶的外星人、吸血鬼或其他可怕敌人。很多阴影角色同时也是变形者,比如吸血鬼和狼人。
设计故事的时候,切记大多数阴影角色都不觉得自己是恶人或者敌人,从他的角度来看,故事里的英雄才是恶人。
身外的阴影必须被英雄征服或毁灭,体内的阴影也可以像吸血鬼一样被剥夺力量,方法就是将其从暗处带到意识的明处,有些阴影甚至能够通过救赎变为正面的能量。

  

伙伴——安逸家园出,探检未知路。万般毋可比,朋党相爱慕。
旅途中的英雄会需要结伴而行的人——伙伴,他有很多的功能:陪伴、争论的对手、良知或者喜剧调剂。英雄也会需要跑腿的、送信的和侦查的人,另外英雄身边有个说话儿的会很方便,这样他的感受就可以说出来了,剧情里的关键问题也可以提出来了。伙伴得做很多日常性的工作(这样英雄才能解脱啊)。
在人类刚开始讲故事的时代,英雄就被配上了友好的同伴在其身边战斗、提出建议、警告、甚至挑战。比如金闪闪和恩奇都→_→ 
史诗之路上的英雄们需要一车一车的伙伴——奥德修斯有一票船员,伊阿宋有他的阿尔戈英雄们,亚瑟王有圆桌骑士团……(坑死一个算一个么)
伙伴可以不是人类。有些宗教认为,每个人都有一个既定的灵魂守护者。古埃及人认为长着公羊头的制造神科荷勒姆在他的陶工转盘上用黏土做出了人类,同时给每个人做了一个“卡”,和本人外表一模一样的灵魂守护者。古罗马人也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者,男人的被称为格尼乌斯,女人的则被称为朱诺。一开始,守护者是家族杰出祖先的灵魂,后来发展成人格化的守护神。每个人都在生日那天献祭,希望获得指引、保护或一点额外的智能。不仅限于个人,家庭、住户、元老院、城市、行省甚至整个帝国都可以有类似的超自然守护伙伴。
伙伴还有动物、幽灵、浪漫故事里的仆人。

  

骗徒——那玩意毫无意义,就跟我一样。
这一原型是恶作剧能量和求变欲望的化身。所有故事里的小丑和滑稽的死党都属于这类。而骗徒英雄则是一种特殊的形态,以主角的身份出现在很多的神话、童话和民间传说里。
骗徒将膨胀的自我切成小块,并把英雄和观众带回现实。他们往往通过揭示心理状况的呆滞、失调和荒诞,带来健康的变化和转型。骗徒常籍着恶作剧或口误来警示我们改变的必要性。如果我们太把自己当回事,我们人格中骗徒的那部分就会跳出来让我们脚踏实地地思考问题。
最流行的骗徒就是兔子英雄,比如兔八哥~

  

原型是一种具有无限灵活性的角色语汇。它为理解故事里某一时刻下某一角色的功能提供了方法。了解这些原型有助于给角色增加心理真实感和心理深度,把作者从模式化写作里解放出来。我们可以利用原型创造出完整的人——既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又具有蕴含普遍象征意义的品质,并且忠实于古代神话里的智慧。

  

  

结束英雄之旅的方式有两路:具有结束和完成感的环形方式或封闭结构、具有问题未回答冲突未解决的含糊感的开放式结局。

  

英雄之旅模型的美不仅在于它描述了神话和童话故事的模式,也在于它是一幅精确的地图,描绘出一个作家的必经之路,或者说是一个人的旅程。

  

写作是一种魔法。很多文化都相信,他们的文字绝不仅仅是交流信息、记录事物和回忆历史的符号。他们相信,文字是强大的魔法符号,可以用来施展法术和预见未来。北欧古代符文和希伯来语字母都能构成单词,但同时也是具有宇宙深意的符号。

  

语言的治愈力量是它最具魔力的方面。作家有成为医师的潜力,就像古代文化里的萨满巫师或药师一样。我们作家也有萨满巫师般的神性能量。我们不仅能去其他世界,还能创造全新的时空。我们在写作的时候会在想象中真的去这些世界。所有认真写过东西的人都知道,这就是我们需要独处和集中精力的原因。我们真的会去到另一个时空。

  

作为作家,我们不仅作为空想家到其他世界去,还会像具有魔力的萨满巫师一样,把这些世界装到瓶子里,用故事的形式带回来和大家分享。我们的故事具有治疗的能力,能让世界焕然一新,还能给人们隐喻,让他们更好地理解人生。

  

我们就是现代的萨满巫师。我们问着神话里超越时代的幼稚问题: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它的意义是什么?我适合哪里?我在自己的英雄之旅上去向何方?

  

创造性的幻想是所有人类作品的源头。
那么我们有什么权利轻视想象呢?
——荣格

评论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