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天刀OL][韩振天×来自唐门的你]夜踏心尘

原作:

  1. 天涯明月刀OL(游戏)

  2. 古龙作品《九月鹰飞》

【性向:BG】

CP:

  1. 韩振天×你

  2. 叶开×丁灵琳


注:

  1. 本篇从情节时间线来看是《金风玉露》的前篇。

  2. 游戏中的韩大少出场不多,很快就死了(初号神威的哭着),性格了解不足,写出来很可能会有点苏。请注意避雷。

☆☆☆☆

韩振天从位于丐帮驻地·荆湖的主战场·聚贤围回到位于皇城·开封的盟会区时,夜幕已经降临,璀璨夺目的银河正横亘于晴朗的天空之中。间或有流星划过苍穹,令他想起“风花饮月”优美的弧线。

韩振天看了看周围。同他一起从荆湖回来的人们几乎无一例外,都像才从泥水里捞出来的,煞是狼狈。众人在盟会区的广场上挤成一团,于是地上也积了一大片泥水。

坐骑也好不了多少。比如韩振天骑的黑马,四蹄都已染成褐色。

韩振天想象得到,自己多半也是一脸血和泥。

看来看去,整个广场上衣服最干净的,只有总是站在战场入口的交通员·尹远航一个。

韩振天不愿在此地多待,径自牵了马便往外走。尹远航却不嫌弃他那一身的泥,过来拉住,道:“韩少堡主大驾光临,不能不聚上一聚。”

“聚了又待做甚?”韩振天连眼皮也不抬,很是矜持。

“和去年一样,喝他个天昏地暗,不醉不归!”

“恕难从命。”韩振天微一低头,不愿多说。

“那你也不能这么一脸血一身泥就走进皇城吧!碰上巡逻的,定要以为你刚打家劫舍来!”尹远航使劲拦住韩振天。“还是先到咱盟会楼里洗洗,再做打算。”

这免费清洗的便宜恰如雪中送炭,并无拒绝之理。韩振天待清洗完毕,又行告辞。尹远航倒没有再留,只是不由得疑惑,“如何赶着要走,竟连酒也不愿同我喝了?往年可都是来者不拒的。”

“自然是有事要办。”韩振天头也不回。

“废话。”尹远航朝他纵马远去的背影呸了一声。“甚么要事,竟劳动你韩大少爷火急火燎的!总不会是胡人打过来了吧!”


韩振天策马出了盟会区,向南一望就望见了皇宫。

在夜幕笼罩下,整座皇宫恰似一头蛰居的巨龙,静默地卧在城市中央,守护着一城的喧嚣。

宋朝的夜市开启了中国的夜生活,在史书中算是头一笔。自从取消了唐朝的“宵禁”,宋朝的首都开封就变成了不夜之城。由于坊市合一,营业没有了时间和地点的限制,使得坊巷院落之中商业店铺纵横林立,即使天气不佳,仍有宾客盈门。灯火油烟蒸腾不休,就连蚊虫都难以驻足。

就在这繁华的街道之中,矗立着一棵巨树。粗壮的根系被包裹在陶土围墙中,外面用金纸包了一层,与系在枝头的金铃相呼应。

树下是红漆的木栏杆,其上挂满了百姓祈福用的木牌,又用红绸带连着周围的建筑。圈了一个八卦形的台子,高出底下的水池。又有红毯铺地,迤逦近半里之长。

大树正对着皇宫的西门。

韩振天先由北往南,再自东向西,特意绕过了烟火气重的商业区和鼓乐喧天的乐坊,来到树下。

树的花期未过,自是有落英缤纷,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花瓣。

叶开和丁灵琳正并肩站在树下,倚着栏杆看池子里的睡莲和鲤鱼。两人牵着手,有说有笑,好不愉悦。

这情景落到孤身行路的韩振天眼里,却不免有些刺眼。他双腿一夹马腹,催动胯下黑马腾地蹿上平台,把两个人吓得差点跌进池子里去。

在丁灵琳叫喊出声之前,叶开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拈住指向自己的枪尖,并将之移开去。“韩少堡主好大的火气。刀剑无眼,莫要乱指他人。”

韩振天不多废话,只把才从战场上捡回来的物资箱扔给叶开。“你要的,我替你带来了。”

“你还真去了战场?哈!哈!真是有趣得紧!”叶开抚掌笑道,却看也不看那箱子,只伸手向背包里一摸,取出一个长不盈尺的木盒来。“给,这是你要的。”

韩振天接过盒子打开来看,盒中放的正是前月才上市的“小儿郎”腰部挂件,为一只红柄双连的货郎鼓。大的鼓面上画着小童戏耍,小的鼓边缘带有火焰羽翼和丝绦装饰。他自小生长在燕云大漠,少有机会到开封、杭州等繁华城市,本对这些个所谓的流行趋势无感,然而上次来开封时恰好看到店铺上新……

“对了,六月同你一起的那位唐门姑娘今天不来么?”

叶开这么一说,好像也勾起了丁灵琳的回忆。“我想起来了,你是神威堡的三少爷·韩振天。”

韩振天懒得搭理她,只顾把盒子重新盖好。却听她又道:“唐门的妹子不来,难道是因为你俩闹别扭了?你来买东西准备送她?”

韩振天实在不愿多费唇舌,便只是斜睨了她一眼。此举成功地触发了丁灵琳的嘴炮:“你……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你可不是美女。”韩少爷今日端的是“语不气人死不休”,一拉缰绳,策马从平台上又蹿下去。“告辞。”先是尹远航,后是丁灵琳,偏生各个都来烦他,如此作死,便也怨不得他了。

“哪呀,韩大少爷走南闯北,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他只是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仙女。”叶开看这气氛不大对,赶紧行动起来。“怎么多看两眼也要骂他?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贫嘴。”丁灵琳朝韩振天远去的背影望了一眼,右手轻轻捶了叶开一下。“他就光拿个货郎鼓送给姑娘,这也太少了吧?”

“这……俗话说得好,‘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他就是只送半个,也是一份心意嘛。”叶开耸肩。“就为了从我这换东西,还特意从燕云过来搞盟会战……看他在战场也不轻松,现在又往回赶着去了……”


叶开说的不错。韩振天此刻正赶往开封驿馆,下一步就要转去燕云。

“少侠要坐车吗?去哪儿?”

“燕云。”

“哦哟,那可是个……好地方。”

韩振天把马拴在车侧,自己跨上大车。闭了眼,排除一切外界干扰,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

梦里有风,有沙,也有银河。仿佛有人在轻声哼着蜀中小调的旋律,听得他心里的躁意淡了,只剩下安稳。

再会之期近了。

终将对你言明,那无法用礼物代替的深情。


☆☆完☆☆


参考资料:

  1. 荆湖、开封地图参考游戏设定。

  2. 银河是游戏中夜空常见的景物,除了阴雨雾天。(毕竟我是一个没亲眼见过真银河的人)

  3. 风花饮月是游戏中唐门的饮血技能。

  4. 开封的小吃与夜市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8876af790100x7g7.html?vt=4

  5. 挂件描写沿用上篇了,实在懒得翻新花样了。

评论(1)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