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天刀OL][韩振天×来自唐门的你]金风玉露

原作:

  1. 天涯明月刀OL(游戏)

  2. 古龙作品《九月鹰飞》


【性向:BG】

CP:

  1. 韩振天×你

  2. 叶开×丁灵琳

  3. 离玉堂×韩莹莹


注:

  1. 韩大少出场不多,很快就死了(初号神威的哭着),性格了解不足,写出来好像有点苏。注意避雷哈。

  2. 文艺腔却是逗比风,简直2333。

————————

燕云的风永是尘沙。

这天一早,你和队友们刚打完坐,就迫不及待地策马奔出练兵场。新一轮的缉拿任务刚刚发到你的信箱,接着就该往瀚海戈壁去。

然而,还没等你冲进怪石林,马就被人拦住了。

——胸前铠甲上的银龙须发怒张,气势先压了人一头。斜分的刘海被微风拂动,好一副风尘仆仆的凌乱美。

待看清了拦路者,队友们纷纷表示爱莫能助。他们勒马停步,互望一眼,然后一致地对你做了个致哀的摊手动作。

「你可知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哦韩三少爷!」

目送队友们闻风而逃绝尘而去的潇洒背影消失在远方,你终于舍得回过头来瞪着竟然还能保持一脸正气的神威堡少主·韩振天。

你看着他下马走来,自己就端坐在鞍上不动,居高临下地质问:“韩少堡主在此拦我,却是为何?”

“无他,赠礼而已。”他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木盒子来。

或许因为常在军中受训,韩振天身形高大,站直了也只比你胯下的“出云川”矮半个头,此刻抬手便可伸到你面前。

“此盒中莫不是有什么毒药暗器?”虽然明知他不屑为此宵小之举,到底还没消气,你故作警惕,唇角却已止不住上扬。

知你不耐,韩振天也不多纠缠。“罢了,我替你打开便是。”

木盒在他手中打开,里面果然没有什么机关,却是一只红柄双连的货郎鼓。大的鼓面上画着小童戏耍,小的鼓边缘带有火焰羽翼和丝绦装饰,像是节庆里的艳色。

“你何时去的开封……才回来么?”

韩振天不答,只伸了另一手来揽你的腰。你下意识地抬手准备发射袖剑,却不期然地望见他嘴角柔和的弧度,动作就慢了一拍。


结果还是被抱下来了。

做完非礼的动作之后,反倒是韩振天先扭过头去。

你发现他的耳垂微微发红,不由得啼笑皆非:“我说韩少堡主,怎地如此啰唣?那礼,你自与我便是,何须劳动至斯?”

韩振天浑身一僵,这下是连脸上也泛起了红。

在这一瞬间,你忽然想起,初见他也是在一个上午——顺利地押完镖后,在怪石林南边遭遇了日月无光级别的沙尘暴。在遮天蔽日的黄色沙尘中,只有一片红色迎风招展,像一面大旗——后来你知道那是他的披风——直到它被解下用来裹住几乎被风沙打趴下的你。

「那时谁又省得会有今日……」


你出神的盯着韩振天,看他把你腰上挂了两个月的弹指花取下来,换上货郎鼓。

“怎地忽而想起给我整这么个新挂件了?”

“恰好遇上叶开,便……”

“噢,没遇见丁姑娘么?”

“……丁姑娘自是和叶开在一起的。”

“那为何现在送这……不是六月的么?而今可是八月了……”你眯起眼睛看着脚边一株沙柳枯黄的叶子。

“……”

“好看吗?”你原地转了半圈。袍角上银线绣的并蒂莲花像秋日落叶扬起,反射着阳光,耀出一边金色。腰间小鼓发出轻轻的敲击声,震动谁的心弦。

“……好看。”韩振天的拳头紧了又紧,指甲掐进掌心里去。眼前浅紫色的裙裾和广袖层叠翩舞,恍若云霞。对上一双墨绿色的眼,忽而令他心头狂跳。他作了一次深呼吸,却被吸进去的沙子呛得咳嗽起来。

你不等他咳完便转身重新爬上马背。正欲纵马冲出“重围”,袖子却被韩振天扯得死紧。这下可是真气笑了:“韩少堡主这又是何意?莫非还有好礼相送?若真如此,快快交出来才是正经,莫要误了我的事情!”

韩振天一哂,“左右不过是些缉拿逃犯、押镖护送之事,天天的做,又能挣得几个钱来?”

“少堡主可是在笑我穷了?”


这边还在扯皮,却听得练兵场方向传来一声娇喝:“我当是谁在此喧哗,原来却是尔等!青天白日,朗荡乾坤,竟敢到我神威堡门前合欺一个姑娘家,当我军中都是死人么!汝若还不停手,休怪我手中长枪无情!”随即便有一女纵马来到近前。

众人定睛一看,正是韩莹莹。此刻,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左手直指韩振天,右手倒提长枪,蓄势待发。

韩振天是何等人物,天不怕地不怕,却独惧这一个雷厉风行的姐姐。方才一阵拉拉扯扯被她望见,少不得要给自己扣一个“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的罪名。当下是再不敢造次,却还犹犹豫豫地不肯松手。

你也就起了玩心。

“惊动了姐姐,实非在下所愿。令弟赠礼,在下心中感激。但又阻了在下行路,不知还有何要事相商?”

再添一把火:“在下与一众金兰挚友尚有事做,实在无暇他顾。尚乞姐姐替在下向韩少堡主求个恩典,放我先去做完缉拿,回来再讨教则个。”

说着,向韩莹莹一抱拳,有意显出韩振天拉扯你袖子的手来让她看见。

这下,韩莹莹更是气极:“韩振天!你送完了礼,却还在练兵场门口拉着人家姑娘不让走,又不痛快说话,平白无故的挡人财路,教人以为我堂堂的神威堡平日里尽教的是些什么!”

面对姐姐,韩振天脸色发白,显然有些招架不住如此猛烈的嘴炮。

你看得好不过瘾,趁机抽出袖子。

“姐姐有所不知,方才少堡主还出言讥讽我挣钱少。想是才逛了皇城回来,便瞧不起我罢?原是在下高攀了……”

“你胡说什么!”韩振天惊觉你又要逃脱,猛地回过头来,好死不死地出手竟然捉住了你的手腕。

“韩、振、天!”

一瞬间,寒光骤起。只见韩莹莹枪出如龙,避过马头,直逼韩振天手肘。而你反手挥扇,用巧劲格挡,将长枪阻了一阻。枪尖堪堪避过韩振天臂上脉门,只削去他发冠一角。

这几招过得是兔起鹘落。待双方停手,围观群众已都出了一身冷汗。

却听韩莹莹疑惑道:“你说他无故阻你,却又出手阻我攻势,这是为何?”

“姐姐大义灭亲,令人钦佩。但在下以为,尚未弄清楚事实真相,不必急于出手。”你向韩振天看去,确认他毫发无损,心下一松。“令弟还未说明有何要事相商……不如就由姐姐来问他一问,想来他是不敢欺瞒姐姐的。”

“唔,姑娘说的有理。”韩莹莹收回长枪,又对韩振天喝道:“你本不是个养在闺阁里的娇小姐,却又在此扭扭捏捏的……有话快说!若不是正事,便等着看我如何罚你罢!”

“你又不是爹!”韩振天硬撑了一口气,梗着脖子回嘴。

“那便与我同去爹爹面前分说!”韩莹莹再次火冒三丈,手中长枪又要刺来。然而离玉堂及时地出现在她身后,捉住了枪尾。

“鲤鱼汤?莫非你也要帮着我这个无礼的弟弟欺负姑娘?”

离玉堂显然已经习惯了这个绰号,脸上丝毫未见尴尬之色。“且听听他要说什么正事,再杀也不迟。”

“姐夫你……”

无视韩振天的欲哭无泪,离玉堂正色道:“说呗。若不是正事,你就自求多福吧。”

韩振天的脸色风云变幻。


等到你觉得队友们都快做完缉拿回来的时候,韩振天终于又开了他的金口——

“终身大事,算不算正事?”

「卧槽?!」

在众人都被镇住的时候,还是离玉堂最先反应过来,抚掌笑道:“是了。小弟也到了年纪,我等做长辈的竟忘了。”

离玉堂一说话,所有人都回过神来,议论纷纷。

你歉然一笑,向韩振天一拱手:“原来少堡主遇此……却真是大事了。在下并不曾得知,故有诸多失礼之处。但闻俗语有云‘不知者无罪’,还望少堡主海涵。只是不知少堡主何日成亲?得以参此盛会,是在下幸甚至哉!”

韩振天怔了一怔,失声道:“你……你不问我所娶的是何人?”

你挑眉,似是不解。“少堡主若请我前去观礼,我只管送礼与吃喝便是。你娶何人,于我又有何干碍?”

“你!”韩振天一时语塞气结。

你发现离玉堂已经绷不住了,有必要略为提醒一下,“离盟主可是有些不适?”

“姑娘说笑了。在下长年居留,早已习惯此地水土,何来不适。方才只因想着弟弟的终身大事该如何操办,有些走神罢了。”离玉堂迅速整理了表情,又道:“弟弟要成亲,可曾禀明与岳父大人?”

“不曾。”韩振天定了心神,严肃地回道。“不瞒姐夫说,我也尚未与她言明。只因这念头起得突然,怕又生变,故而不敢轻言。”

“江湖儿女莫不潇洒处世、快意恩仇,难见犹犹豫豫。弟弟如此谨慎,看来是真上心了。”离玉堂眯了眼,刻意隐藏与你对视的目光。

双方心中皆是通透。

“然而,终身大事毕竟非同小可,还需先向岳父大人禀告,才好做打算。”

韩振天还没来得及答,却听韩莹莹插嘴道:“那是,好歹告诉他一声。不过,由不得他不答应!自己的终身大事,总得自己作主才行!”

离玉堂微微一笑,“夫人所言极是。毕竟夫人是自己选的为夫。如此,弟弟也当自择佳偶。”

韩莹莹大点其头,深以为然。“那是自然。”望向韩振天,话锋又一转,“说来说去,你究竟看上了哪家姑娘?人家看得上你吗?”

“我……”

「你倒是快说啊!我们还等着听八卦呢!」众人仿佛都挂了个悬眼的职,纷纷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

“……她是唐门弟子。”韩振天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说出来每一个字都煞费力气。

“噢原来是在下同门……不知是哪位姐妹得幸?少堡主需不需要在下助攻一发,先去替您打个头阵、探探口风?”你狗腿地说。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离玉堂默默地给你点了个赞。

“不必了。”韩振天脸上平静,眸光深沉。“就是你。”

“少堡主一说不必,又说是我,却是何意?”你感到自己也快装不下去了,眼里已经藏不住笑意。

韩振天就怕这招,终是投降。“你又何苦同姐夫一起来戏耍我?我却不信你真不懂我意思。”

“弟弟这是说的什么话?谁不知我比夫人来得晚,又何来同谋之说?”离玉堂马上叫屈。

然而韩振天已经豁出去了。他再不理离玉堂,只捉住了你的目光,再一次地说着:“就是你。”

“……什么就是我?”你发现队友们真的已经做完缉拿任务回来并混进了围观群众之中,想起自己逝去的任务奖金,脸色不由得一沉。

韩振天却以为你又不想听他啰嗦,急忙拉住你胯下马的缰绳,道:“你别生气……我方才是太扭捏……其实……”

“其实你现在也挺扭捏的。”一位来自太白的队友撇了撇嘴。

然而韩振天并没有理会旁人,只是望定了你。“我想娶的人,就是你。”

“噢。那还真是于我有些挂碍了。”这时候的你反而真正平静下来——并不是无动于衷的意味。只是想到若是就此答应,少不得一场大庆,顿时感觉一阵无力。

韩莹莹重新打量过你,笑道:“姑娘可是乏了?在此争了许久,倒也不奇。不如随我去休憩一会,再来谈说。”

“姐!”韩振天皱眉。

“怎的?我若不答应,你还打算不放我走么?”你干笑两声。看他竟似真有此意,心下腻味,言语更严厉了些:“今日的缉拿可是被你搅黄了,还准备阻拦我做什么事?”

却看韩振天忽然展颜笑了。“我绝无此意。只是信物换过,便是反悔也不成的了。”

你倒吸一口凉气,果然被吸进去的沙子呛得连声咳嗽。他倒是耐心等你咳完,还一直盯着狼狈的你。

“却原来送礼是假,换物是真!”你瞪着韩振天,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我从一开始便着了道,竟任你用一只货郎鼓便换了我的‘弹指花’去!此事若是传到我门中,可不教人笑掉大牙!”

“夫人尽可放心,我决不会让这种事发生。”韩振天俊逸无俦的笑脸闪过一抹刀光。“既换了信物,我便不怕姐姐再问‘人家有没有看上你’了。”说着将从你那里换来的“弹指花”挂在腰间。

“还未成亲就称什么‘夫人’!”

“迟早的事……”


再次被抱下马,你顾不得旁人眼光,伸手往他腰间摸去。想拿回自己的“信物”却被他捏住了手,“夫人想找什么东西,还是回去再找吧。这青天白日的,莫不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替为夫宽衣解带?”

“韩、振、天!”你咬牙切齿,“我的挂件!我的缉拿奖金!还给我!否则休怪我手中折扇无情!”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唉,山盟海誓终究敌不过现实残酷……啊多么痛~的领悟~”唐青衫好死不死地出现在前方十米处。恰好在射程范围内啊……

“师兄住嘴!谁跟他山盟海誓了!”

“别急着对号入座啊师妹……”

「你走!走得越远越好!」你狠狠地瞪着师兄躲避暴雨梨花针的身影再次消失在远方,「卖队友也求不到什么鬼荣啊!」回过神来正好近距离对上韩振天的脸,脑海中忽然一片空白。

是怎样的一片柔软,带着期许,还有些犹豫,小心翼翼地,轻轻地触碰到你的嘴唇?

“天了噜!我的火把呢?我的汽油呢?”

“快拿速效救心丸来!又一只单身汪气血不足了!”

“赶紧戴上墨镜,以防被闪瞎!”

周围如何喧闹,并不在你考虑范围内。此刻的你正于一片温柔的眼波中,沉醉不知归路。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完————


另有续片/前置←_←戳这里


参考资料:

  1. 游戏中的七夕任务获得称号“金风玉露”。

  2. 神威地图 http://games.sina.com.cn/o/z/wuxia/2014-10-15/1446577771.shtml

  3. 传说中的货郎鼓:腰部挂件“佳节·小儿郎”(用佳节令到开封城内叶开处兑换)


  4. “日月无光”是游历成就之一。


  5. “弹指花”是唐门专属的腰部挂件。


  6. 衣服参考:75级主线突破获得外装“赋风余韵”。


    谁说不好看的先吃我一记爆天星!

    大概是并蒂莲吧2333……

  7. 火把与汽油←_←大家都懂,FFF团嘛。

  8. 结尾引用“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出自宋代词人秦观的《鹊桥仙》。

评论(12)
热度(2)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