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王大花的革命生涯]记者凶猛(1)

方亦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到了这里。

像小沈阳在某年央视春晚上演的小品,“眼睛一闭,一睁”,就这么来了。

她继续睁着眼睛,向木结构的屋子外面望去,望见显是经过精心打理的院子里种着三棵树。对于这种植物,她并不感到陌生。

树皮呈现灰色,而攒成一团一团的、指甲盖大小的花瓣则是粉红色。

樱花算不上是稀有的植物。然而,光凭四周景物,并不能就此断定所处的地区。

方亦青四处打量,将自己所在的房间内尽收眼底。屋中陈设简单,当中放着一张矮桌,桌上摆放着一套青花瓷的茶具,桌子两侧相对放着两个丝绸面的坐垫;靠墙处是一套铺在木地板上的被褥,看来也是绸的。而据她所知,世界上有“把睡床铺在木地板上”这种习惯的民族,也只有那么一个。

最后的记忆是在由日本·东京飞往中国·北京的飞机上。不幸在途中遇到强对流天气的飞机在云层之中不住地颠簸,氧气面罩从座位上方落下,机舱内的灯光闪烁不停……

然后就这么换了地方。

「怎么会又回到日本呢?」

方亦青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思考了半刻,却仍旧是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空难是一场梦?」

然而,一个人待着,即使想破了头,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当务之急,是找个活人,问明白这是何处。

方亦青站起身来,看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一条咖啡色菱格纹长裤和一双白色棉袜。

她向外走去,来到一道回廊上,将庭院看得更清楚。

只见院中铺着三条碎石路,像是随意而设,将院子分割开来。此时正值春季,院中被碎石路分割出的各个小区域内都有不同种类的花卉正在怒放。在吹面不寒的微风中,各色花瓣悠悠飘落,令方亦青一时看得入神。

待她回过神来,一阵稳健的脚步声已经由远及近,来到她所在的回廊另一头。方亦青正不知如何反应,索性装作不知。等对方开口叫她,却是陌生的语调:“亦青,客人来了,还不见礼?”

方亦青心下茫然。对方说的竟是字正腔圆的汉语。

「难道这是到了中国?」

她缓缓转身,朝向来者,一时没有作声。

来的是三个男人,但看他们三人相貌并无相似之处,不像是有血缘关系。

当先一位约莫五十岁上下,身穿一套做工考究的藏蓝色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圆眼镜,像是个生意人。他面容和蔼,语调柔和,正是绅士做派。

后头二位年纪相仿,却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儿。高些的那个肤色偏黑,目光如炬,看起来斗志昂扬,但意志似有动摇。矮些的那个倒是白净,眼神也不逼人;貌似温和,但目光坚定,自有一种不动如山的气度。

两位小伙子身上穿的是黄色的立领制服。金色的纽扣一直扣到咽喉部位。戴着白手套的双手笔直地垂在体侧。这样的装束也并不令方亦青感觉陌生,但她却是第一次当面见到活人穿成这样。

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陆军军官的制服。


【第一章完】

初次尝试军旅风,求指教!


参考文献:

  1. 百度百科:樱花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4659/10489389.htm

  2. 日本军装变化历史(明治维新之后)http://www.360doc.cn/article/1472530_250556487.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