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画江湖之不良人][凡轩]画眉(3-4)

前情戳此http://jshhan.lofter.com/post/177c3d_2572b12

改改第三章。


第三幕:迎亲

  不一会儿,只见水蓝、霜白二色,并一个大红的衣服,一齐悠悠地晃了出来。

  姬如雪在左手边,常宣灵在右手边,像押送犯人上断头台的两个狱卒,如是夹着一个陆林轩来了。

  “新妇子出来了。奏乐!”李星云高声喊道。

  乐队立即不负厚望地又金蛇狂舞了起来。众人簇拥着三个巾帼,就往那八人抬的花轿走去。

  视线越过红绸的扇面上方,能看见灯火通明的厅里站着来迎亲的队伍。陆林轩不自觉地搜寻着其中某个有一头霜色短发的身影。

  头重脚轻。耳际传来常宣灵提示:“小心脚下。”

  一点点往前挪,脚步有千斤重。像踩在棉花上,虚浮。

  “娘子……”

  “嘛呢!嘛呢!我师妹还没和你小子拜完堂好伐!”李星云一逮到机会便要报方才补刀之仇。

  “李星云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陆林轩喝道。

  “女生外向!人心不古!”

  “哼!”

  待陆林轩跨进轿子,常宣灵便噙着不变的笑意走了开去。那面上的大朵芙蓉灿烂摇曳,仿若真花盛开。


唐朝应该用扇子遮新娘面部比较多,盖头很少。


第四幕:障车

迎亲的队伍似一条长龙,悠悠转上了大路。

  当先一匹五花马领阵,其上坐的正是新郎倌儿张子凡。左右开道锣、开道旗各两人提起,身后又二人撑着喜牌,再有李星云、常昊灵骑马随后。队伍中间是一顶八人抬的大轿,四角挂着琉金红穗;轿身上红幔低垂、翠锦掩盖,上绣龙凤呈祥,下刺鸳鸯双飞。

  旗、锣、伞、扇,一水儿艳艳的红,望去恰似飘着大朵彤云,与漫天晚霞融成一片。行过之处,笙鼓喧嚣,可谓浩浩荡荡。

  队伍踏着挂在长长的竹竿上炸响的爆竹“噼啪”声前行。走到一拐处,路旁忽的闪出一个人影来。

  此人头戴一顶白色高帽,脸上蒙半块红布,身着白衣白裤,手持一把大刀。拦在路中央,大喝一声“呔”,接着叫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你们要想从此过,可得先留下买路财!”

  众人细看之下,不由一惊。

  “常宣灵!怎么是你?”李星云指向来人。但见那一顶白色高帽之上写的正是“一见生财”四个大字。

  常宣灵见被识破,也不啰唣。抬手扯去蒙面布,道:“都是老相识,办事更便宜。还不速将钱财拿来,也好早将离去。省得我在此处障车,却惹人嫌。”

  张子凡正不知该如何应对,却听后边常昊灵悠悠地道:“妹子你啥时候学会的修路?哥哥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还会这一手,这都怪我平时对你关心太少……哥哥我太伤心了……”

  常宣灵浑身一抖,站不稳似的,却硬撑着回道:“哥,你别打岔!”


“张家小子,你也省得,姐姐我如今要的,不过是为陆家妹子多几个体己钱。”

“宣灵姐姐可是多虑了。在下娶得陆姑娘进门,自然今后凡我所有都愿任她予取予求。”

大概想表现“把我所有都捧在你面前随你挑,博你一笑”的情况,但是暂时没有想到能有效表达的句子。求指教。

 

“你却和她啰嗦个甚!”此一声吼,恰似平地起个惊雷,震得众人皆是一凛。

张子凡向李存忠、李存孝抱拳道:“九叔、十叔,知您二位武艺高强。只是当下态势却似欺了亲家姐姐,殊为不妥。二位叔叔且先退开,容子凡再行说道劝解则个。”

常宣灵松了一口气,暗道“见好就收”,便上前来将张子凡所立字据与了常昊灵,随即退开。

至此,“障车”这一关也算过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