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TYTANIA]谋士无双 薰风篇:执手(AX婚礼篇)

给自己写生日贺文,顺便终于让他们结婚了,我也是蛮拼的。
赶在生日前的#深夜60分#使劲发糖,CP是AX。
以前没玩过这样的,这一个小时不一定写得完。我试试。

不喜BG者慎入。
不喜BG者慎入。
不喜BG者慎入。

重要的事说三遍。

下面开始正文。

赶在年满三十岁之前大约半年的时候,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公爵先生终于成功地获得了王牌幕僚许琳琅女士的许可。于是他们终于也开始筹备婚礼了←_←就像亚历亚伯特公爵的另两位堂兄弟及其对象,朱思兰公爵与女仆弗兰西亚、伊德里斯公爵与迪奥多拉(女)伯爵一样。
后世的历史学家们通常认为,许琳琅是一个对古老地球时代的东方传统文化有着狂热爱好的发烧友。他们通过记载中许琳琅的言行举止等信息推断出她对地球时代的古老文化有相当深程度的认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证据就是有关她与亚历亚伯特公爵的婚礼记载。
关于婚礼的筹备工作,其实并无甚值得一提之处。史书记载,结婚仪式是以维尔达纳帝国的传统方式,于星历450年1月12日在位于帝国首都卢塔西星的中纬度落叶阔叶林带的泰坦尼亚家族宅邸举行。到场观礼者包括维尔达纳帝国皇帝哈鲁夏六世及皇后、艾宾格王国公主莉迪亚,以及部分“流星旗军”成员和泰坦尼亚军成员。如此可以“鱼龙混杂”一词来描述的宾客组成,实在是前无古人之情形。这应该归功于男女双方的交游之广阔,令人望尘莫及。
至于参与仪式的人员名单,就更是“盛况空前”、让人咋舌。

男方: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公爵
女方:许琳琅
伴郎:朱思兰·泰坦尼亚公爵、伊德里斯·泰坦尼亚公爵
伴娘:雪拉芬·库帕兹、迪奥多拉·泰坦尼亚伯爵夫人
花童:莉迪亚公主
司仪:法尔密·泰坦尼亚子爵
证婚人:哈鲁夏六世皇帝及皇后


果然没能写完。点个蜡烛。

以上是2015.1.31晚11-12


2月1日关键词之二:男女


如上所述的宾客名单当然不能说明新娘是个古代文化发烧友。不过,当“婚礼进行曲”奏响,并通过电子屏幕向全宇宙进行直播时,由婚礼现场入口处随着一路抛洒花瓣的花童 缓缓步入的新娘 在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向世人呈现了与帝国传统迥异的面貌。

2015.2.1 23.50-2015.2.2 0.00


只见一方红绸遮了她大半张脸,其下只露出不画唇彩也红润的嘴唇。但这红色绸布遮得并不严实,且随着人的前行带动周围气流而被微微撩起,于是众人能隐约看见她那双沉静的黑瞳。

她身穿一件大红色的衣服,宽袍大袖,裙摆直垂到地面,袖口露出修剪得干干净净的指甲/指尖。衣服上绣着朵朵白云、海浪和金色的孔雀似的鸟等装饰图案。肩上搭着一披帛,同样是以绸缎制成,为两条绣满各色花卉的细长带。长带尖角一端相连成V字形,在颈后以线缝连。披帛的尖角一端垂在身前,下坠一块中有圆孔的圆形碧玉。鞋子也是红绸的面,每只鞋子面上都绣着两只金色的孔雀似的鸟围绕在粉红色的牡丹花周围。

这一团火似的艳丽色彩,同时带有半掩半露的神秘气息,给分布在宇宙各处的围观群众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一时间,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都被镇住了,于是鸦雀无声。

在这沉默的时刻,乐队之中忽然传来琴弓刮过琴弦的喑哑一声,打破了这万籁俱寂式的画面。众人如梦方醒,纷纷发出赞叹。

站在宣誓神坛前方的司仪 法尔密·泰坦尼亚子爵忍不住干咳了几声,提醒大家保持安静。而新郎和新娘看起来倒是一派淡定,同时微微一笑。众人压下议论,心中默默感叹“不愧是战场骁雄和王牌幕僚,即使要面对全宇宙的议论声也是如此云淡风轻”。

无论众说如何纷纭,客观事实决不会以人类的主观意志为转移。许琳琅气定神闲地踱到神坛前,在亚历亚伯特身旁站定,然后把自己的右手递进后者的左手。

宽大的红色衣袍与修身的白色燕尾服交错,给观众朋友们带来了第二次视觉冲击。

“这或许是某种正在悄然兴起的前卫艺术。”有分析家在不知原委时如此评述。不过,相信本文的读者们应该已经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了。因为这其实是复古,而非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创新。

尽管已经察觉到全宇宙都笼罩着疑云,许琳琅依旧不以为意。她从法尔密手中拿来话筒:“现在,有请新郎揭开新娘的红盖头。也就是盖住头的红布。”

亚历亚伯特抬起右手揭开盖头。看到盖头下的情况,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许琳琅挑眉,“怎么?”

“这是……”亚历亚伯特忍不住感叹。“真是难以想象,你选用了……看起来很重的头饰。”

许琳琅耸肩。头冠上那四只金色的孔雀似的鸟随着她的动作摇晃,似乎振翅欲飞。”这么重要的时刻,当然要做足准备。这个已经是减重很多的版本了,没有加珠宝啥的。”

“……请问您这身行头究竟是什么来的?是某种新兴的艺术吗?”法尔密忍住不去看打扮得像个小天使的莉迪亚,代替全宇宙的媒体记者提出了疑问。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为了……噢,对不起,我好像拿错台本了。”许琳琅摊手,“是凤冠霞帔,当然还有盖头和缎面婚鞋。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愿意做古风的店家买的。”

“也就是说,这并不是现代的艺术,而是古代的?”身为证婚人的哈鲁夏六世也把持不住了。

“如前所述,这其实是地球时代的东亚古老文化的产物。本来是只有贵族妇女在获得皇帝许可之后才能穿戴的礼服,不过后来民间也开始流行起来。于是演变成为女性在结婚仪式上专用的礼服。顺带一提,头冠和衣服鞋子上绣的鸟可能被诸位误认为是孔雀?但其实是传说中的神鸟  凤凰,似乎经常被神仙们当作交通或通讯的工具。”发现站在皇帝身边的皇后娘娘也兴趣盎然,许琳琅更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就是在古代的中国,由于等级制度森严,一般来说只有皇后可以使用凤凰作为服饰图样。当然,民间的婚庆是被默许使用凤凰作为女方的服饰图案。大概凤凰作为禽类能够体现女性的柔美,所以虽然本身为阳性,却被身为阴性的龙占去了位置,逐渐变成女性的标志。”

2015.2.2 0.00-2.30

今天是在掉书袋……

引用部分服饰描写来自汉服百科、百度贴吧。

  1. 百度贴吧http://tieba.baidu.com/p/2221010926

  2. 汉服百科http://hf.baike.com/article-51330.html

  3. 凤凰的问题:大家知道太阳的标志是三足金乌,鸟类主要代表阳性。中国的龙通常与水联系在一起,所以代表阴性。但是大概从汉朝开始逐渐发生了对调。

自由发挥有,欢迎提出修改意见。


“且把闲话休提,继续仪式。”亚历亚伯特及时阻止进一步开展话题,以眼神示意法尔密宣读结婚誓词。

法尔密轻咳一声以掩饰尴尬的气氛,接过话筒,板着脸念起台词来:“请问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许琳琅女士为妻,并按照神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的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如同爱你自己;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许琳琅乌黑的双眸一阵乱转,观察两人的表情都是一本正经,不由得哑然失笑。

该来的总会来的。下一个就轮到她。

“请问许琳琅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先生为妻,并按照神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如同爱你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怎么自己的表情也是这么严肃呢?

下一秒,许琳琅的嘴角上扬,转过脸面对亚历亚伯特,“Ale,要不要和我签订一辈子的契约?”

-约吗?←w←

-约!!!ヽ(`Д´)ノ【节操何在!

-怎么这也会被镇住?

许琳琅摆出八字眉(囧),望着微微睁大眼睛的亚历亚伯特。Orz

大家都默默地……等着新郎回答。

“你愿意主动,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期待着能与你签订持续到生命尽头的契约。这么一来,在今后的时光里就可以继续形影不离。”

-……怎么感觉失去了主动权啊。

许琳琅又开始心不在焉了。

“嗯,工资怎么算?”

-我求你不要在这种场合说这么不sang解xin风bing情kuang/大gan煞de风piao景liang的话行吗?!

法尔密的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万艘金羊号风驰电掣地飞过,风中凌乱。

“这个问题,不如今晚我们俩私下再行磋(此处有一个哲学符号)商决定?”亚历亚伯特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勇将,简直老奸巨猾。【不

2015-02-06 23.20-2015-02-07 0.00

评论(5)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