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44]横刀 第x章:吾心亦忧(2)

本作者近日并不轻松,大半夜来写写月少将和黄部长的躲懒时间,娱乐一下自己( ´▽` )ノ

这是战争期间忙中偷闲的一个下午,截取一段,没有前后文可言,随手写的【扩充】

#淡瑾# #清淡# 偷懒时间脑洞

月淡海在刺目的阳光照射下醒来。双眼因为一时无法适应光线而眯起。

“哦呀,月少年,找到了这么好的偷懒地方。”清亮的少年音响起,由远及近。

这声音令月淡海感到很舒服——身体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放松。

借着对方靠近而产生的阴影,一遮住阳光,他就睁开了眼睛。

靠过来的并不是少年——虽然外表偏中性,其实是女性。黑色 微卷的短发和同色的眼瞳(虹膜),当然还有苍白的(黄)皮肤。同属远东族裔,却拥有与月淡海大相径庭的外貌特征。

“中午好,黄部长。”月淡海没让语气透露自身的情绪变化,却稍微向左侧移动了身体,好让对方坐得更舒坦些。

“真生分啊~”黄文清老实不客气地贴近月淡海坐下。此举成功地激发了后者一阵愉♂悦地战栗。

写这部分的时候,脑内无限循环“曾经年少英姿”



“原来月少年也是会躲懒的。平时看你不苟言笑,没想到却来这里韬光养晦了。果然人不可以貌相。”

黄瑾伸展四肢,在月淡海身边寻了草密处躺平。

月淡海一阵无语。这话似褒似贬,令他在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击。

不过,黄瑾似乎没有等他回答的打算,只是自顾自地继续道:“这么好的地方,的确不该让太多人知道,否则恐怕就不会再有这么清静了。”

月淡海只是静默地听着。平日也压得较低的、少年样的声线,配上从高大的常绿乔木枝叶间漏进眼帘的午后暖阳之光,有如丝缕水流潺潺淌过,不着痕迹地拨动心弦。

“说来也是难得,我俩居然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讲话……虽然现在只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罢了。”

你倒是还有点自知之明。月淡海腹诽。

“啊,好像还是来得早了点儿,略刺眼。”黄瑾摘下眼镜,眯着眼睛向上看。“不出意外地观测到了丁达尔效应。”

话音未落,眼前忽地落下一片阴影。黄瑾目光一凝,同时右手一翻,勾住袖口,露出袖中隐藏的刀片边缘。此时,也不知她的目光与刀片反射的寒光相比,哪个更凌厉些。

然而,出乎意料之事终究是发生了。是月淡海伸出手掌,为她挡住刺目的阳光。

黄瑾盯着眼前 月淡海的手掌。五指纤长,但显然要比黄瑾自己的粗几毫米;指节之间偶有薄茧,那是长期以来坚持参加军事训练的证明;掌心和指甲宽厚且干净,体现其人严谨自律、注重仪容的良好习惯。

黄瑾的表情呈现一瞬间的空白。接着立即收回蓄势待发的刀片,转而抬手抓住了眼前的这只手。

触及人体的温暖,黄瑾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对她来说这也算是家常便饭。

月淡海却并不这么想。平日在军队里,一年到头也难见几只雌性动物,连蚊子都是公的,更别提能和妹子有“肌肤之亲”了。于是不由得手一抖。但他发誓这绝对不是因为害怕接触女性。毕竟他也是上过男女混校的普通青年一枚,总不至于没接触过妹子。

黄瑾却误以为他不喜欢被人触碰皮肤,赶紧松开了手,严肃地道歉:“真对不起。是我唐突,冒犯了佳人。”

月淡海紧绷着表情,却是在庆幸这话没被第三个人听见,否则他这老脸还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进度】

以上是2015.1.26凌晨三点发的部分

写作时间大概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

共有中文字符(不计空格)821个

“没有……你的手真冷。”

月淡海忽然开始留恋起刚接触到的 微带寒气的指尖。

“是啊,原以为敲一会儿键盘 活动活动就能改善,万万没想到……所以说,还是要靠阳光来加热。”黄瑾说着,朝阳光来处摊开双手,以便利用太阳能加热皮肤之下逐渐开始加快流动速度的血液。“月少年,你在发呆么?”

“……”月淡海是绝对不可能承认自己是由于盯着某人的眼睫毛而走神的!

伸出的手还晾在半空中。如果在此时缩回似乎显得很奇怪,但是不收回也很奇怪。结果月淡海只好僵在那儿没有下一步动作。

黄瑾像是全无所觉,默默地摊平自己,然后继续借月淡海之手遮阳。开玩笑,送上门来的福利,不要白不要。

“敲键盘的时候,手指接触到的还是冰冷的电子元件。而且,以你的手速,是不可能在一个键上停留到足以将其加热的时长。”沉稳的青年音跟随轻柔的风掠过耳际。

“非常感谢你的指导。”黄瑾认真地说。尽管双眼未睁,但阳光仍能穿透眼皮并被位于视网膜上的感光细胞所侦测到,所以她毫不费力地再次抓住了月淡海的手。

“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稍微借用一些燃烧脂肪所产生的热量给我。”

“光栄(こうえ)に思(おも)います。”

“我不懂日语……就当你同意了。”黄瑾撇嘴。“真难得,你居然也会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看来是用了敬语?”

月淡海眸光一冷,恢复了严肃认真的表情。

果然,对这货掉以轻心是会让自己憋到内伤的。

月淡海惋惜着自己刚刚逝去的柔和表情。


注:

  1. 眼皮是人体皮肤最薄的部位,它不能完全阻挡光线,所以闭眼时,视网膜上的感光细胞仍然能侦测到外界的光强变化。红外线、可见光、紫外线的穿透能力不同,但应该都能透过眼皮进入眼内的。所以在烈日下,即使眼睛闭着,也未必能阻止紫外线对眼睛的伤害,因此戴太阳镜是很有必要的。一般情况下,把眼睛闭上是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对眼球也确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但很有限。

  2. “光栄(こうえ)に思(おも)います”,日语意为“不胜荣幸”,相当于英语的“my honor”“my pleasure”之类。


【进度】

以上是2015.1.26午间,大概11点到12点

中文字符数(不计空格)570


再次接触到微带凉意的纤长手指,月淡海下意识的反应是回握之。
细腻、光滑、柔软。
月淡海的视线逡巡,掠过身侧战友微卷的黑发。只见黄瑾放松了表情,和平日相处时冷硬的针锋相对完全联系不起来。
的确是,很难得啊。
月淡海放松手臂,让手掌缓慢地降至黄瑾的额头上。黄瑾似乎并不排斥,完全没有反应。不过他自觉有些越界,正想缩回手来,却听黄瑾道:“这样放着就好。”
“……你不是一直以来都最讨厌增重的吗?”月淡海忍不住问道。
“你居然知道这是‘一直以来’?”黄瑾无意识地摩挲着月淡海的掌心。“但是,目前,和‘温暖’相比较来说,‘增重’还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你的意思是?”
“我喜欢你现在的温度。”
这多半是某种“攻略”的做法吧?月淡海如是想着,却不由得露出笑容。
黄瑾通过手指间的缝隙盯着月淡海。只一句话就能哄得他笑,真是难以置信。本来还打算吐槽一下,现在却不想破坏这难得的欢悦一幕,只是任由他去。
看起来就没脂肪,入秋了居然还只穿这么一点!不怕生病?月淡海皱紧了眉,默默地把自己的外套贡献出来。

【2015.1.27 22:46-23:48

评论(2)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