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不良人][凡轩]画眉

刻意往古风/说书的笔风靠了,希望大家喜欢。^_^

BGM:出嫁  


第一幕:新妇

暮春时节,正处/在两季之交,少不得丝丝凉意。

自辰时便起,来不及用饭,即始梳妆打扮。直到酉时,天与地都快成了一个颜色,陆林轩早已饿得像个纸片一样了,却还是不得不正襟危坐在梳妆台前头,任凭常宣灵在自己脸上发落。

江湖儿女惯做轻便打扮。陆林轩是爱美,也不过往眉心点三瓣红梅。今日可算领教够了——

身上裹了一层一层,大红的衣裳,繁复。稍一动,裙摆就由层峦叠嶂变成波光潋滟,绵绵不绝。

头顶一揽子珠翠,宝光闪闪,直耀花人的眼。

XX坊的胭脂,XX巷的水粉……一样一样,全都招呼上来,应接不暇。

陆林轩厌厌的坐着,两眼只顾盯着铜镜里,就看见常宣灵的巧手勾勒出她一个全新的影儿来。


锣鼓喧声渐近了。陆林轩更是不耐,额角给凤冠压得一跳一跳地疼。

常宣灵像是读得出她的心思,抿嘴一笑,仍翘着兰花指,又自妆奁里拈来一管螺黛,举着往她眉间比了一划,腻声道:“迎亲的到了,这就该催妆了罢。”

催妆?陆林轩不明所以,心中存疑,又向镜里一望。只见扎了满头金玉簪子的一个盛装美人,同样的一脸问号,也正从镜子里往外瞧她。

“妆都画好了,还催。”陆林轩说着就要起身,却被常宣灵一把按回椅子上。

“哎哟我的妹子,哪有急着出门嫁人的?快坐回去!”

那还催啥子催?陆林轩被她一按,当下更是疲倦,索性懒得开口,只用眼神无言地发问。

“他们不是要催你快化妆!是催妆诗……就是要念一首诗。”常宣灵扶额。

“不要做这个表情嘛!你也知道,我这是头一回成亲,有啥不知道的也很正常。”

常宣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说妹子,你还想成几次亲?”

“不想了!再也不想了!”陆林轩骇然欲绝,有气无力地说。要不是头上还顶着那一大堆劳什子,她就会摇头不迭了。

常宣灵不由得纳闷。想那通文馆的小子平日并不曾给过陆林轩什么脸色看,怎么陆林轩(怕他吃醋)怕成这样,竟如临大敌也似。

其实陆林轩怕的是成亲这事。从清晨到黄昏,连口饭也没吃上,光是坐着任人摆布,也是累得慌。

这边厢闺蜜私语,权且按下不表。

外头杵着的男方群众可不愿等。方叫了几声“新妇子出来”,忽而又压下了锣鼓等喧嚷。

只听得司仪李星云大声道:“新郎倌儿,这样喊你可喊不出新娘子来!”

新郎张子凡自是嗫嚅不提。迎亲之事原也不必他多唇舌,便只是赔笑,并不答话。

常宣灵听见这声音更是兴奋,忍不住就要奔出去和自家亲爱的哥哥再来一发prpr。

却听姬如雪道:“你们俩个在这儿待着。让我去会会他们。”说着提了剑,大步流星地去了。远远的传来一句:“别怕,有我在,没人敢乱来。”

“……”陆林轩默默地目送了姬如雪,接着又问常宣灵:“原来还有抢亲的?”

常宣灵掩面。

第二幕:催妆

姬如雪一到前厅,李星云就木了。

只见她身着水蓝色襦裙,腰悬一环翠玉,发间斜插一支步摇,面上略施薄粉。眉如远山,目如寒星。手中提一柄长剑,端的是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只是这……未免与大喜的气氛不合。


常昊灵今天是被迫穿上大红色的吉服前来充任男傧相的。因为李星云是女方的亲友,只好做司仪。不得已就拉了他来顶这个缺。万万没想到,出来的不是常宣灵,却是姬如雪。但事既已至此,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常昊灵左右转着他那双桃花眼,心中盘算着怎么早点完事,却发现不论是新郎还是司仪全都杵着不动。

姬如雪也不出声。厅里一时无话,静得有些反常。

常昊灵立了半晌,仍不曾听见李星云继续履行司仪职责。一瞟,只见李星云看姬如雪已看得呆了,不由好气又好笑。当下嘴角一提,朗声念道:“传闻烛下调红粉,明镜台前别作春。不须满面浑妆却,留着双眉待画人。”想来这便是催妆诗了。如此写法,也不知是出自通文馆里哪个的妙笔。

他这一声念出,李星云方惊醒过来,怒指着常昊灵,道:“我靠!我还没发话呢,你这么急作甚!”

常昊灵抱胸笑道:“哟呵,也不知道是谁,望着人女傧相就只顾目瞪口呆去也,都忘了新郎倌儿还在边上杵着等着迎新妇呢。”

“你你你……啊呀!如雪!别走!我不是故意的!”

姬如雪停步,回头,莫名道:“不是要迎新妇吗?我总得回去把人给带出来呀。”


“我靠,不是吧,姬如雪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李星云目送那迷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不由得感叹。“常昊灵,是不是你妹给下了啥猛药?神助攻啊!”

常昊灵闷哼一声,高贵冷艳地答道:“去你的。把咱当什么人了?咱家的猛药,只怕连那天上的大罗神仙也消受不起呀。”

默默地杵在边上看戏的新郎倌儿张子凡赶紧不失时机地补上一刀:“啥叫好说话?人家根本没和你说啥话呀。”

李星云郁,卒。

第三幕:迎亲

不一会儿,只见水蓝、霜白二色,并一个大红的衣服,一齐悠悠地晃了出来。

姬如雪在左手边,常宣灵在右手边,像押送犯人上断头台的两个狱卒,如是夹着一个陆林轩出来了。

“新妇子出来了。奏乐!”李星云高声喊道。

乐队立即不负厚望地又金蛇狂舞了起来。众人簇拥着三个巾帼,就往那八人抬的花轿走去。


透过红绸的盖头,能隐约看见灯火通明的厅里站着来迎亲的队伍。陆林轩不自觉地搜寻着其中某个有一头霜色短发的身影。

头重脚轻。耳际传来常宣灵提示:“小心脚下。”

一点点往前挪,脚步有千斤重。像踩在棉花上,虚浮。


“娘子……”

“嘛呢!嘛呢!我师妹还没和你小子拜完堂好伐!”李星云一逮到机会便要报方才补刀之仇。

“李星云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陆林轩喝道。

“女生外向!人心不古!”

“哼!”

待陆林轩跨进轿子,常宣灵便噙着不变的笑意走了开去。那面上的大朵芙蓉灿烂摇曳,仿若真花盛开。

第四幕:障车

迎亲的队伍似一条长龙,悠悠转上了大路。

当先一匹五花马领阵,其上坐的正是新郎倌儿张子凡。左右开道锣、开道旗各两人提起,身后又二人撑着喜牌,再有李星云、常昊灵骑马随后。再就是乐队,吹吹打打,好不热闹。队伍中间是一顶八人抬的大轿,四角挂着琉金红穗;轿身上红幔低垂、翠锦掩盖,上绣龙凤呈祥,下刺鸳鸯双飞。

旗、锣、伞、扇,一水儿艳艳的红,望去恰似飘着大朵彤云,与漫天晚霞融成一片。行过之处,笙鼓喧嚣,可谓浩浩荡荡。

队伍踏着挂在长长的竹竿上炸响的爆竹“噼啪”声前行。走到一拐处,路旁忽的闪出一个人影来。

此人头戴一顶白色高帽,脸上蒙半块红布,身着白衣白裤,手持一把大刀。拦在路中央,大喝一声“呔”,接着叫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你们要想从此过,可得先留下买路财!”

众人细看之下,不由一惊。

“常宣灵!怎么是你?”李星云指向来人。但见那一顶白色高帽之上写的正是“一见生财”四个大字。

常宣灵见被识破,也不啰唣。抬手扯去蒙面布,道:“都是老相识,办事更便宜。还不速将钱财拿来,也好早将离去。省得我在此处障车,却惹人嫌。”

张子凡正不知该如何应对,却听后边常昊灵悠悠地道:“妹子你啥时候学会的修路?哥哥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还会这一手,这都怪我平时对你关心太少……哥哥我太伤心了……”

常宣灵浑身一抖,站不稳似的,却硬撑着回道:“哥,你别打岔!”

这下常昊灵也是没辙。

张子凡见势不妙,只得硬着头皮道:“常……宣灵姐姐,你就行个方便……要多少,我到家便给你……”

常宣灵冷笑:“莫要托大!我要一万两现银,你也给得起么?”

“我靠!这么多!”李星云惊呼一声。

“你有意见?”常宣灵朝天上飞了个白眼。

“常宣灵你别添乱!”

“李星云,你到底是哪边的亲戚?怎么胳膊肘使劲往外拐?”

李星云噎,无语。

【未完待补】

创作手记·源起

首先是和搭档狸祁的一次交谈。

在讨论陆林轩妆面时,看官网发布的原画里眉毛是“蛾眉”,和动画的样子不同。看完以后觉得除了眉毛我都可以做得到了,这不是张子凡替陆林轩化妆吗?于是提起了张敞画眉的故事。而后开始想:张子凡这个人物的原型是什么人呢?会不会正好是张敞?

[宋] 刘克庄《跋张敞画眉图》

列岫新眉淡复浓,黛螺百斛不堪供。

回头却笑张京兆,只扫闺中两点峰。

正片文案加上这首诗一定萌萌哒~

写这篇文则是看下面这首。是重看《纳米核心》第四集(咦跨度好大)秘书坐飞机来接托瑞斯那段,发现秘书的眉毛画得有点扭,于是想到……快老实交代是不是托瑞斯长官帮你画的【住口

[唐] 徐安期《催妆》

传闻烛下调红粉,明镜台前别作春。

不须满面浑妆却,留着双眉待画人。

看这诗的题目,感觉像是传说中在婚礼上的“催妆诗”呢【说不定真是


以下是一些名词的出处:

1.辰时

辰时即食时,又名早食等。

古人“朝食”之时也就是吃早饭时间,也就是西方计时法说的上午 7 时至 9 时正。

2.黄昏、戌时

黄昏:指太阳落去,天色欲黑而未黑之时,即19~21时。用地支表示为戌时。

《说文》曰:“黄,地之色也。”又说:“昏,日冥也。”

夕阳沉没,万物朦胧,天地昏黄,“黄昏”一词形象地反映出了这一时段典型的自然特色。

3.花钿

眉心画梨花则为梨花妆,画梅花则为梅花妆。

花钿(diàn)是古时女人脸上的一种花饰,将剪成的花样贴于额前。在唐代,花钿除圆形外还有种种繁复的形状。剪花钿的材料有金箔、纸、鱼腮骨、鲥鳞、茶油花饼等多种。剪成后用鱼鳔胶或呵胶粘贴。花钿有红、绿、黄三种颜色,以红色为最多。

4.催妆

参见唐朝婚俗 唐朝婚礼流程

5.五花马

“马之鬃毛色作五花文”解,即毛色呈现五花色纹的马。指珍贵的马。一说剪马鬃为瓣,分为五个花纹或三个花纹,以象天文。

唐朝开元、天宝年间,社会上很讲究马的装饰,常把马的鬃毛剪成花瓣形状。剪成三瓣的叫三花马,剪成五瓣的叫五花马。后来演化为一般良骥的泛称。

6.旗、锣、伞、扇

传说中的迎亲四大件【误】所谓旗开得胜、鸣锣开道,一般置于迎亲队中、花轿之前。

标准的民间轿队为22人配置。走在最前面的是开道锣、开道旗各2人,随后为喜牌队2人、民乐队——唢呐、笙、小鼓、镲共4人,喜扇2人,八抬大轿8人,最后为龙凤座伞2人。【注意:唢呐在中国最早出现的年代应为元、明】

7.凤冠霞帔

嫁女儿的人家无论贫富,对嫁衣都是十分的讲究:内穿红袄,足登绣履,腰系流苏飘带,下着一条绣花彩裙。头戴用绒球、明珠、玉石丝坠等装饰物连缀编织成的“凤冠”,再往肩上披一条绣有各种吉祥图纹的锦缎——“霞帔”。

评论(7)
热度(7)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