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TYTANIA]第四卷:烈风篇[同人]支线の偷跑

之前的预告http://jshhan.lofter.com/post/177c3d_11e5e28

悲剧总是比喜剧出彩——为何我会有这种感觉!可怕!

来做个MAD吧,BGM我都选好了【住口

 

支线一:妹子死了

“或许亚历亚伯特卿也愿意和我握手以表示达成和解。”

亚历亚伯特欣然应允。

两人的右手相握之时,杰尔法忽而将卷轴举起 指向亚历亚伯特。

隐藏在卷中的热线枪发出灼热的死亡之光。

被击中的人并不是亚历亚伯特。

许琳琅以生命换取了反击的机会。

眼见定局被逆转,刺杀失败,杰尔法不由得发出绝望的尖叫。这成为他生活在这个充满阴谋与争斗的世界上这短短的十三年人生中所发出的最后的声音。当他倒退着并试图放开亚历亚伯特之时,许琳琅扭断了他的脖子——尽管射线从右侧锁骨下方穿透了她单薄的身体,但扭断一个未成年人的脖子对一个身怀武艺的成年人而言不是一件难事。于是刺客的尸体先于被害人倒下,发出沉闷的响声。

从震惊中最快反应过来的战场骁雄只来得及伸出双手接住救命恩人摇摇欲坠的身体。

在亚历亚伯特大声召唤着医护人员之时,躺在他怀中的许琳琅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稳:“多说无益,Alex。虽然遗憾,但事已至此,也只好接受现实。”

“说什么蠢话!”亚历亚伯特低喝。

这时许琳琅没有接下去回应亚历亚伯特,而是出声叫了朱思兰。

显然对被点到名感到惊讶,朱思兰应声上前,俯下身面对被鲜血染红的战友。

但是沸腾的血液忽然涌进了喉咙,许琳琅暂时无法发出清晰的声音。她抬起左手抓住朱思兰的衣襟,迫使对方低下头与自己对视,嘴唇掀动着。

尽管听不到声音,但朱思兰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读懂了她的唇语,也看清了那双眼中涌动的狂流。

「不要手软。」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朱思兰用了郑重的语气。

听到朱思兰的承诺,许琳琅的嘴角勾起一道惨白的笑意。她松开朱思兰的衣襟,转而拍了拍他的右手,然后再次面向亚历亚伯特:

“Alex,今后不会再有人能保你不死……”

“不,你不能……”

“但是,你应该已经,都做得到了。”

“不,你还没有……”

血细胞们迫不及待地奔出,躯体也因此迅速变得惨白,那双比夜色更黑的眼睛在顷刻间失去了神采。

悔恨在瞬间压迫着亚历亚伯特的头颅深深低下去。要不是颈部还完好无损,旁人定会以为他才是被刺客一击得手的目标。

看来是所有的人都低估了她的责任心。

朱思兰握紧的右拳里攥着许琳琅刚才交给他的东西。他站起身来,举起右拳触碰左肩,向许琳琅行泰坦尼亚的军礼。

「谨遵台命。」

你最后交托的这份情报,我一定会将之善加利用。


支线二:谁都没死

“检测到了热源?没关系,放他进来好啦。我来解决。”

……

“或许亚历亚伯特卿也愿意和我握手以表示达成和解。”

亚历亚伯特欣然应允。

两人的右手相握之时,杰尔法忽而将卷轴举起 指向亚历亚伯特。

一直站在亚历亚伯特身后的许琳琅不知何时竟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杰尔法身后,赶在他触动机关之前抓起他的左手朝向正上方。于是隐藏在卷中的热线枪发出的灼热的死亡之光只是弄伤了天花板。

【或者:在他触动机关的前一刻,卷轴被许琳琅眼疾手快地接过。“交给我就行了。谢谢您。”一道灼热的光线贯穿他的左耳,“不过,我想您应该解释一下,为何这里藏着危险品……由此可见贵方并无诚意求和。”】

【或者:触动机关却并没有异状,一愣之间许已经接过卷轴并用夹在手指间的刀片“不小心”划破了杰尔法的衣服:“啊呀,不好意思手滑了。不过您应该解释一下为何携带着热线枪前来谈和。”】

亚历亚伯特不愧为身经百战的勇将,刚与死神错过,立刻反应过来,劈手夺过伪装成卷轴的热线枪,并将枪口指向杰尔法。

眼见定局竟然被逆转,刺杀失败,杰尔法一时间无法接受现实,便用绝对称不上礼貌的词汇问候着亚历亚伯特。当然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多久——在许琳琅折断他左手食指之后,他转而发出绝望的尖叫。【多么痛的领悟

“你这小子差点害得我丢了工作!”许琳琅紧紧地抓住杰尔法。

“叛徒竟敢大放厥词!”

“不,我们只是在和伊德里斯公爵作战,而不是和藩王殿下。”许琳琅优♂雅地说。“真羡慕啊……伊德里斯公爵,你有一个好弟弟,他为了你甚至不惜犯下杀人的罪行。”

“不。”伊德里斯的声音从视讯通话的另一端传来。“此事并非缘于我的授意,而是杰尔法的个人行为。”

“什么!大哥你竟然……”

“看来还不是完全一条心么。嘛,总之,和解没有达成,而令弟现在是我方的俘虏……?”

收到暗示的目光,亚历亚伯特冷静地开口:“不,伊德里斯,令弟将由我方人员安全的送回你方军舰。我们不需要一个失去价值的俘虏。”

“啊啊……也对,那么就由我来送吧。”感觉到少年的身体一阵僵硬,许琳琅放缓了语气,“放心,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的。”


走道里只有许琳琅和杰尔法两人。

“用不着走得那么快,少年。”许琳琅打破尴尬的沉默。

“我不和叛逆之徒同行。”

“唔,或许你会对我为何能成功阻止你感兴趣。”许琳琅不死心。

杰尔法稍微放缓脚步,但语气依旧如被火烤过一般沸腾:“我对叛徒的事情没兴趣。”

“哦,得了吧,少年能否光明磊落——不不不,我说错了,你来刺杀——这本身就不能算是一种光明磊落的行为。”许琳琅摊手。“废话不多说,我其实一早就知道了。不过,说起来轻松,我可是出了一身冷汗呢。顺便我很佩服你居然还能忍住痛。”

走近出口,对面就是伊德里斯派来的军舰。许琳琅停下脚步,“我就送到这里,可以你自己走回去了。”转身往回走。

“……等一下。”杰尔法忽然出声叫了许琳琅。

许琳琅得意地笑了,并没有转身面对杰尔法。“少年还有何吩咐?先说好,那枪可已经被我没收了。”

“不。”杰尔法摇头,“你究竟是谁?”

“我啊,只是一个普通的幕僚而已。”

“你的名字。”

“噢,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许琳琅转头侧向杰尔法。“许琳琅……你可以叫我许少尉。”

再次陷入沉默。许琳琅不再回头,就往回走。

“再见啦,少年,希望还有活着再相见的机会……期待你在战场上的活跃表现~”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