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TYTANIA[同人]《呔!打你丫》番外篇:情书(6)

第六节:来日方长

就连狄奥多拉也能感觉到许琳琅和朱思兰的貌合神离,更不用说几乎与其形影不离的亚历亚伯特。

“我能知道你为何不待见朱思兰卿吗?”

这样提问(暂时)只能换来悲悯的眼神作为回答。许琳琅暂时也不打算对亚历亚伯特坦白。即使坦白说了又有何作用?说不定亚历亚伯特会支持这种做法。(因为担心变革会引火烧身)

有必要尽快解除伊德里斯的禁闭状态,好让他来制约朱思兰,以免过于剧烈的变革造成无法控制的后果。但也正如许琳琅自己所说,伊德里斯的权欲过于旺盛,故而放他出来这一行动也需要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拉德摩兹与狄奥多拉碰面,其实也在许琳琅计划之中。故作无意的松口,“收敛权欲”这一信息或将通过狄奥多拉传达给伊德里斯。但目前为止还无法期待。许琳琅等着伊德里斯将频繁地与狄奥多拉接触。

毕竟是异性间的接触,又有昔日基础,由此可以产生微妙的改变。只是时间上或许较长,可能会花费数月之久……但相比之后的漫长岁月,几个月又算得了什么?(正如某刺杀事件之前许花了一周来准备应对)

在接下来的两周内,IT二人不负众望,几乎每隔一两天必会面一次。虽然每次谈论的话题都没什么营养(当然国内新闻还是会谈的)但伊德里斯多少也能从中了解到AJ的动向。而且狄奥多拉没有隐瞒与许琳琅交友的事。

“说来好笑,居然是在逛书店时相见的。虽然一年前就有过一面之缘,但万万想不到如今的情形竟然产生了如此的巨变……”

傍晚的阳光(恒星光芒)像浓稠的蜂蜜,恋恋不舍地停留(黏)在伊德里斯的阳台上。面前的年轻女子,周身镀上柔和的暖黄色,苍蓝色的眼眸绽放着奇特的神采。

伊德里斯有些发怔,但在别人看来当然只是“他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他才慢吞吞地道:“我(一直)在想,她究竟是从何而来。从以往发生的事件来看,她所表现出的智慧和高度精准的预判,不像是接受当代教育的女性所为,倒像是先看了历史书上写的我们一族的故事,在进入到书中参与这段历史……当然,这只是我的幻想。”

狄奥多拉也并不想打扰他,径自起身打算告辞。“我待得够久了。”

“伯爵夫人你不是很闲吗?何必急着离去?”

“噢,我只是不想打扰您太久罢了。再说,会面的机会不还多得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如此一来想在责怪我招呼不周。”

原来你也知道你招待不周?狄奥多拉斜睨着空杯们。她觉得口干舌燥,迫切需要回到自己的车上,来一杯鲜榨果汁!

“(顺带一提)我有个想法,还望伯爵夫人成全。”

“如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定当尽力而为。”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伊德里斯露出了难得的狡狯的笑容。

“那么,您需要我做的究竟是什么事呢?”狄奥多拉没想到自己急着脱身之时随口一句客套话竟会落人口实,立即被伊德里斯反客为主加以利用,只好硬着头皮应付。可见和他谈话绝不能松懈!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对我们二人来说,这必是极好的 必定是有好处的。”伊德里斯稍稍加快了语速,“我看你每回都要乘车跑来跑去,既麻烦又容易疲劳,不如就此商定暂住寒舍,也方便随时进行愉♂快的交流。”

我还当是啥事呢, 没想到……忽然加快了行动的速度。但也早该想到我不可能由此轻易就范——倒是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狄奥多拉定了定神,直视伊德里斯。“盛情难却,那我就不客气地继续打扰了。”

才过了第一关,还有得玩呢……

两人的目光交汇——

【第六节完】

评论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