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TYTANIA[同人]《呔!打你丫》番外篇:情书(5)

第五节:天淡银河风不定


第一次会谈,没有谈到任何实质性内容,自然没有什么进展——这是双方意料之中的事。

接下来,伊德里斯仍将采取主动。他打算先诱敌深入再以一招制之,不会操之过急。

狄奥多拉比他更有耐性,既没有性命之忧又暂时没有除了“监视伊德里斯”之外的工作,尽可以打持久战。而这也在她计划之中——她打算长期抗战并趁机渔利。

虽然这次是狄奥多拉欣然应邀前去,但目前还无人能肯定她会被伊德里斯的节奏所裹挟而随之起舞。


接获有关此次会面的情报,朱思兰和许琳琅都只是报以一笑。

伊德里斯是瓮中之鳖,不足为据。他目前所能寻求的助力只有狄奥多拉一人而已,活动能力非常有限,尽在AJ掌握之中——至少当时的朱思兰是如此认为。

狄奥多拉是纯粹的利己主义者,不会蠢到为了伊德里斯开出的空头支票而甘冒与AJ对抗的风险,但有可能发生无法控制的意外而开始寻求和平演变之途——许琳琅期待着今后随时间的推移而能得到事实来印证自己的判断。

朱思兰并未在战胜后如他自己往日所构想的一样立即放逐伊德里斯,而是将其搁置。许琳琅暂时不知道他又有何新打算,便顺水推舟把监视的工作移交了大部分给他。或许他只是直觉性地认为伊德里斯还有可以利用之处,所以不愿简单化的处置。于是,加强了警备工作是在给伊德里斯施压,以期获得……什么呢?

伊德里斯当然不会不清楚自己所处的究竟是何等险境,但也无可奈何。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性格缺陷,却一味指责他人。这样所引起的后果之一就是连他的胞弟拉德摩兹也离他而去。

当然,拉德摩兹虽然略显驽钝,却也并非六亲不认、大奸大恶之徒。如果AJ联盟打算将伊德里斯或杰尔法处决,拉德摩兹一定会出面为他们求情。他本身其实具有相当的人情味,但日常表现是缺乏管教的顽劣过度(这一点将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渐渐好转)也可以说是欺软怕硬,只要能像许琳琅一样把他打趴下(或者像AJ一样地位超然)就能获得他相当分量的敬畏。

相比伊德里斯,拉德摩兹更愿意听从许琳琅的话。这不只是因为将两人的性格作了比较,也不是因为地位变化,而是因为拉德摩兹意识到许琳琅虽然在“敌对一方” 也会利用自己 却还不至于要算计到杀死自己 反而会回报以力保安全。反观伊德里斯,则一定会在出问题时拿拉德摩兹来当替死鬼。

本来,拉德摩兹在伊德里斯心目中也只不过是扩张势力的工具罢了。伊德里斯在父亲死后已经淡薄了亲情、醉心于权势。与之相对的是,许琳琅的地位本已超然,几乎没有再往上升的空间,而且她的权欲远远不如伊德里斯,自然不会将拉德摩兹当做扩张势力的工具。

现在拉德摩兹暂时充当家长,也忙得不可开交,没时间看望伊德里斯,倒被以为是背叛,实在冤枉。其实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伊德里斯能早日回来将家长的大权接手过去,这样一来他也就能像战前一样悠闲度日 。虽然已经成年,他还是贪玩,再说人都会偷懒。【趁你哥还没死

本来只要伊德里斯或者就能高枕无忧,但他被囚也就帮不上忙。

“大姐,我大哥啥时候才能回来啊?”

“时机未到,只好让你先受累了。”

“啥时机?”

“等他不再有旺盛得不切实际的权欲之时。”

“现在我真的很累……”

“我会提议派人去帮你。”——沙朗·亚姆杰卡尔。

属于拉德摩兹的插曲暂且按下不表。

许琳琅有其他的考量。随着朱思兰起舞会带来诸多不便。或许他当初勾勒家族的未来蓝图时没有考虑过大把的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从神坛上降回到凡人地位之后将会遭遇难以想象的迫害,“秋后算账”甚至于会导致整个家族的毁灭。朱思兰所期望实现的变革真的需要剧烈到如此地步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不得不承认,丧失权力会促使反泰坦尼亚势力的行动,意即泰坦尼亚一族在取得如此辉煌的一切之后(由于多行不义)已经没有退路了。

泰坦尼亚家族中的年青一代能承受这样的后果吗?“个人对增加权势不感兴趣”当然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利,但身处高位的人又有家族的牵绊,很难放下一切并承担随之而来的打击。

如果朱思兰是打算牺牲自己这一代(来承受敌对势力的打击)也太天真了。可悲的是,许琳琅不认为自己能与之坦诚相待,而是不得不在某些方面进行对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