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澳门风云]交火情人梦 第八章

第八章:逆流 
神烦女王追夫记【划掉】元气少女驯狗记 
 
注: 
纯属偶然认识的朋友来开起了脑洞,权当作纪念礼物吧 
算是给阿杰洗白的番外篇,不喜者勿入、勿留评。谢谢合作 
 
 
“哇!不是吧?连开二十九把都‘和’,你特么在逗我?” 
阿杰刚醒来时 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头等病房里不像寻常时节一样安静,而是恰恰相反 非常喧闹。鼓掌声、喝彩声、聊天声此起彼伏,简直像是进了赌场。 
阿杰吃力地转头,颈部 被厚厚的纱布裹住的地方 顿时传来一阵剧痛。他不由得闷哼一声,停止了动作。 
“啧,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为何就是不明白?” 
丝毫不留情面的吐槽声还在继续。 
阿杰用力地咳嗽了一声。这一举动不仅让喧闹声戛然而止,也成功地再次扯痛了他脖子上的伤口。 
“Yo,这两天睡得舒服吗?” 
「我睡了两天?」 
记忆回归意识表层。阿杰忽然意识到这说话者的身份,面色顿时更苍白了几分:“娄欣然?你怎么会在这儿?” 
被点到名的人哼了一声,反问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真是毫无营养的对话啊…… 
阿杰从床上坐起,挑眉 与坐在自己病床前的黑发美女对视。 →_→ 
娄欣然,性别女,现年二十一。美籍华人,是阿彩在美国读书时候的同学兼邻居。性格热情奔放,非常有活力。爱好是……阿杰。 
“喂!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 
此话一出,对阿杰而言不啻于白日里打响了一个炸雷。他瞪着对方,表情像是见到鬼一样:“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啊?你连耳朵也被绷带给塞住了吗?”娄欣然一脸鄙视。 
“……虽然不太愿意承认和面对,但是既然出现了这么可怕的幻觉,还是证明我其实已经死了,或者正处于濒死状态吧。” 
“……那如果现在出现在你眼前的并不是幻觉呢?” 
“即便如此,结局也是一样。我还是逃不过死亡一途……呀!”他头上挨了爆栗一击。 
娄欣然得意地收回魔爪:“现在你该知道这不是幻觉啦!” 
阿杰抬起手揉揉被敲痛的额头:“我知道了,这不是幻觉,而是残酷的现实。” 
“你知道就好啊。” 
听到这声音,阿杰浑身一震,望向门口:“师父?!……您怎么也来了?” 
“用不着这么惊讶吧?”来的正是石一坚,“徒弟受伤住院了,我这做师父的来探病,有什么可奇怪的?要是不来看看,岂不会被人讲薄情?”说着走到阿杰床前,笑道:“怎么,不欢迎我来?” 
“不是。但是……” 
“我知道,你不用说了。”石一坚按着阿杰的肩膀。“哪有人没贪心的?” 
“师父……”阿杰鼻子一酸。 
“你以后还是不要再叫我师父了。”石一坚摆了摆手,“虽然我不会怪你骗我,但是我确实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默。 
打破沉默的还是娄欣然:“算啦,好聚好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师父不收你,我收你就是了!” 
石一坚也附和着:“是啦,小伙子要知道朝前看。要知道,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是多么的抢手啊!” 
“……你俩真的不是失散多年的亲生父女吗?” 
“你胡说什么呢!” 
“你这就不对了。”石一坚坏笑着说。“欣然人长得这么漂亮,心地还这么善良;家里开了公司,财产没有上亿 也有千万;大家这么多年的老交情,总不至于亏待你……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怎么就不知道好好把握机会呢?” 
心地善良?我说师父,您是真不知道她以前是怎么欺负我的,还是故意视而不见?阿杰一脸痛苦地扶额。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我压根不稀罕好吗大姐?” 
“那也行呀,你就试试去别处打工挣钱,看何年何月才能还清我这几天帮你垫付的医药费吧!头等病房,进口药,啧啧,这一不小心居然花了这么一大笔钱……” 
阿杰的眼前一黑。 
果然栽在这货手里也没有好下场。 
“哦,我想起来了!”娄欣然一拍双手,作恍然大悟状。 
“你又想到什么馊主意了?”阿杰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虽然那个高先生现在被抓了,但是DOA的势力还在哦。要是被他们知道你竟然还活着,会不会追杀你?” 
“哎呀!真的很危险啊!”石一坚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你多虑了……” 
“也是哦。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俗话说得好啊,不看僧面看佛面,这打狗也要看主人……” 
“打住打住,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人了?” 
“就刚才嘛,连坚叔都看到啦,你别想抵赖。” 
“你才是啊,少胡说八道!也不怕外头风大,闪了您老人家的舌头!” 
“哎哎,两位,你们先别争了,听我说几句话。”石一坚举起手制止杰、娄二人的争执。 
“哦?坚叔有什么指教?”娄欣然虽然顽劣,却很尊敬石一坚。 
“依我看呢,现在情况还不是很明朗,阿杰你还是先跟着欣然,等DOA彻底瓦解 再做别的打算也不迟。” 
“师……石先生,谢谢您这么为我着想。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身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 
“男子汉大丈夫,就该知道能屈能伸。要识时务,不要好勇斗狠、意气用事;要运用智慧、讲究策略,不要不自量力、以卵击石。否则岂不是得不偿失?”石一坚严肃地说。“阿杰,虽然我已经不是你的师父了,但是看在以前师徒情谊的份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而不提点你一二。现在你势单力薄,正是需要朋友帮助的时候,又正好遇到欣然有心也有力帮你。你就不要计较以前的小打小闹,也不要强撑着什么尊严,否则真的是很可笑啊。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跟着欣然也可以好好磨练一下性格,学会变得更加的成熟、稳重。尊严不是你随口说说就能有的,你得先有自保的能力才行!” 
“谢谢您。但是,我还是想先好好考虑考虑,再做决定。” 
“你已经没有时间了。”从刚才石一坚发话时就保持着沉默的娄欣然突然开口。“我刚收到信息,DOA的余党已经买凶来杀你。” 
“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 
“在这种节骨眼上,我犯得着拿这种事开玩笑吗?再说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还是快离开这儿吧。” 
“这里是医院啊!” 
“医院?”娄欣然冷笑一声,“医院算什么?如果是你要杀人,还会管这里是不是医院吗?” 
 
【第八章完】

评论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