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天涯明月刀OL][双真武][凌玄×你]我意凌玄

你趁着夜色,一溜烟儿跑出了真武殿,蹑手蹑脚地靠近知客道长。刚说出“我去开”,就见一发水盈盈的蓝光闪过,笼罩住你整个人,让那个可怜的“封”字胎死喉中。

你张口结舌地看着离渊范围以外某个熟悉的身影。

“凌、凌师弟这是做甚,还不速速解……”

“我倒想先问问师姐你,这大半夜的独自出门,又是打算作甚?”

平日里温文儒雅,当得起“上善若水”这等溢美之词的声音,如今却透着一股森然寒意。清朗俊脸一半隐在殿堂的阴影下,双眸晶亮仿佛闪烁幽火,生生染成恶鬼之色。

凌玄。

你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面前这货永远毫无身为后辈的自觉性,明明身高超你半头,却像家中小妹一般常跟在你身边打转,甩也甩不脱。偏又生得一副纯良笑脸,使你下不去手打散他的如画眉目。

“师姐打算连夜赶去开封,所为何事?”凌玄没得到你回应,重问了一遍。

“我已向师父禀报过的……”

“不能也和我说么?”

你再度将视线对准了他,想确证这低落的提问是否真的出自他口。却看他一步跨出阴影,巧妙地拦住你去路,面上笑意忽而消散殆尽,竟露出几分落寞之意。

闯不过去——你被迫接受了这悲惨的现实。虽然离渊已完,似乎用剑气也可以将对方逼退,但“真武弟子半夜私斗”说出去可不好听。

“此去山长路迢,途中艰险不提,师尊却真安心放师姐独个儿前去?”

“师弟言重了……”你迟疑着开口,说出连自己都怀疑的虚言。“我不过是去皇城……”

“再转车去燕云?”

凌玄几乎是疾言厉色了。

你叹出了声。

“不必怀疑师父走漏消息。是我‘不小心’听见的。”

……这人果然毫无身为后辈的自觉啊。→_→


【未完】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