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魔劣】某麻瓜的魔法人生(4)

原作:佐岛勤《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作者:江尚寒

17k小说网同步更新】

由于之前的部分并未做很大修改,不再重复发布

【第四话 开学】


日本国立第一魔法科高中(即东京八王子魔法高校,简称“一高”)的开学典礼,于2095年4月x日在盛开粉红色樱花笼罩下的校园中举行。

依照一百年多前就存在的传统习俗,在新学年的开学典礼上将由在入学考试中取得第一名的新生作为新一届的代表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表演讲。那么今年的新生代表是……

“在今年的入学考试中,取得实技科第一名的学生是……”

“司波深雪以及十文字春雨。”

此时有必要插叙一段用来说明一高的入学考试。

凡属由国家教育部门审核通过、具有官方认可的办学资质的教育机构,其入学测试中必须包含国家规定的科目。于是,升学考试通常包括国文(日本语,包括现代语和古文)、算数、外国语(多数为英语,医科要加试德语)、历史(包括日本史和世界史)、化学等文化科目。

“魔法科”学校们增加了“魔法工学理论”和“实用技能”两科。前者为笔试,测试对魔法理论和机械的认识程度,属于基础性科目;后者需要被测者发动能力控制机械进行移动,然后由机器根据魔力发动及机械动作的持续时间进行评分,测试的是天资或爆发力。

一高的校方偏好的科目是“实技”,所以在选定新生发言代表时也以实技一科的分数排名为基准。

但是,今年却有两名学生并列在实技科的第一位。

两者并列,这是自从一高建校以来“前无古人”的第一次。由于每个人的魔法能力不同,反映在测试机器上的情况也千差万别,所以在实技科出现二人并列情况的几率可以说是万中无一。


由于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一个多小时,春雨希望利用直到典礼开始前的这段时间前往校舍内的图书馆。克人恪尽身为兄长及学长的职守,十分热心(?)地为前者引路。

目送克人强壮的背影离去,春雨转身踏入了图书馆。

建筑物巨大的阴影带来一阵寒意,但并不足以威胁新世纪改良纤维的保暖作用。染有如浮世绘一般蓝白相间的海浪图样的裙摆在她身后随着行走产生的微风而扬起,肩上与胸前的八瓣花徽记在空气中“溶解”于无形——“移动万物”的魔法应用于此,便成为几乎无懈可击的光学迷彩。

说是“几乎”,盖因春雨知道本作的男主角司波达也拥有“分解万物”的能力,轻易便能看破隐藏之物。

但是,障眼法并没有到达特定对象面前而失效。此刻,身为新生的司波达也尚未获得学校派发的学生证,因而无法进入一些教学设施。(春雨是利用了克人的关系才得以进入)

“你也是打算翘掉入学典礼而躲来这里吗?”

表面上带有问号,但并没有疑问的诚意。

先于春雨到达此处的女同学拥有及肩的黑发与深褐色双眼,手中拿着光看标题就显得很艰深的理论书籍。胸前与肩章上的八瓣菱花校徽反射冰冷的灯光,裙摆则是浅蓝底色、缀有会随人体移动而闪烁的繁星。身材曲线就刚升入高中的学生而言略显成熟,但面容还未超过“少女”的级别,仍然属于正常发育的水平。

“抱歉打扰到你。我想利用这段时间来补习一下魔工理论,所以拜托了相熟的前辈领路进来。”

春雨之所以胆敢坦陈“有高年级学生,将尚未取得学生证、目前还算‘外来人’的自己,带进原本设定成只有‘本校学生凭证才可进入’的校园设施”这一事实,自然有其考量在内。


“十师族”是当代日本最强的魔法师集团。

放弃台面上的权力。相对地,得以在“台面下”的政治领域掌握等同于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势——这,就是“十师族”的基本立场。

一条、一之仓、一色、二木、二阶堂、二瓶、三矢、三日月、四叶、五轮、五头、五味、六冢、六角、六乡、六本木、七草、七宝、七夕、七濑、八代、八朔、八幡、九岛、九鬼、九头见、十文字、十山,一共是二十八个家系,每四年召开一次“‘十师族’甄选会议”,从中选出的十个家系就称为“十师族”。而在甄选会中落选的十八个家系就称为“师补十八家”,成为辅佐“十师族”的角色。

现在的“十师族”是由一条、二木、三矢、四叶、五轮、六冢、七草、八代、九岛、十文字所构成,碰巧凑齐一到十的数字。不过这是“十师族”体系诞生至今的首例,会有两到三个号码重复或缺漏的状况更为常见。

以上的描述或许略嫌冗长,不过这些背景资料是非得说清楚不可的。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对于尚在“十师族”任期中的十文字一族(似乎是已经内定为下任当家?)长子·克人而言,“带尚未正式取得一高学生资格、但同为一系的新学妹,进入只有本校学生才可使用的校园设施”属于无关痛痒的小事。

克人在学校所担任的职务是学生社团联盟的“总长”,而非风纪委员,所以也并不存在“不能‘高抬贵手’”的立场。

春雨不喜欢被他人以“十师族”的有色眼镜看待,但不会洁癖到完全拒绝利用家族特权的地步。

即便事发而遭到攻讦,也不会撼动十文字家的地位。

况且,对方既然说是“也”,那就代表其也抱持有相同的立场(换句话说就是共犯),则更没有理由进行检举揭发。

——这正是古语所谓的“有恃无恐”。

春雨默默地从书架上取下内容较为浅显的同类书籍,接着走向相邻的两排书架之间走道附设的桌椅。基于“虚拟屏幕会损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之类的理由,校方禁止学生携带、当然更不会安装相应的设备,所以图书馆内的陈设与旧时代几乎毫无二致。

刚认识的女同学也跟了过来,以不会影响馆内秩序的音量主动进行自我介绍:“我是即将就读于一年级B班的三日月夜空,请多指教。”

“很高兴认识三日月同学。我也是B班,十文字春雨。”

“啊,请叫我夜空就好……”

“那么,相对地,也请叫我‘春雨’。”

春雨说完便翻开手边的书本,并且取出纸笔备用。

因为“大器晚成”,春雨所受的魔法工学理论教育相较于同龄而更“早熟”的魔法师幼苗们要来得更为贫乏。即使有“家系”的某些门路,“特别辅导”仍是力有未逮,刚好能够达到入学测试及格线的程度。

即使自己用不到CAD,也要尽力学习相关的科技理论——这是春雨的觉悟。

如果认为这是为了使考试成绩不至于太过难看,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春雨并不在意魔法科方面的低分。即使无法获得魔法科高中的毕业证,凭借优秀的普通科成绩、取得普通科的文凭就能考到非魔法专科的大学,可以说是与身为“哑炮”时的人生计划殊途同归。

并非是出于同族之谊,而是为了报答堂兄·克人的照拂。

十文字克人所常用的魔法是能够“阻拦万物”的“铁壁”。为了根据不同情况下的需要来调整魔法干涉事像情报的“力度”(法力影响其他物体的效果),CAD中所加装的运算软件便成为必需。如果软件被别有用心之徒借调试CAD之机混入了带有bug的数据,轻则使干涉力失控,重则使魔法师的精神演算领域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从而引发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原本就稀缺的魔法师人才损失)。

在春雨表现出了“不使用CAD,便可发动高级的移动系魔法”的才能之后,支持她成为十文字一族下任当家的呼声甚嚣尘上。姑且不论其中有多少是毫无私心的真心实意,春雨本人完全没有这种意愿,也并不认为自己有担任家主的器量。

克人身为原本内定的下任当家,对于“原本被当做毫无法力的普通人养大的堂妹忽然觉醒了比自己更强的法力”这一事实,不仅没有嫉妒之心,且尊重其个人意愿,尽力斡旋以防族内因继任家主而产生分裂的事态加剧。在生活方面也对春雨十分照顾,租下一栋民房以供二人独立使用,算是半脱离家族,最大程度的保证了不受杂事烦扰的自由。

总而言之,既是为了受克人照顾而知恩图报,也是为了避免成为下任当家(众矢之的的争夺权势对象)而要拉他作挡箭牌,春雨必须面对“克人的安危”这一课题,属于情理之中。

【第四话完】

评论
热度(3)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