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芈月传】殊途(2)

第二回:乾坤移,幽魂转世


芈姝死了。

她在一片浓稠的黑暗中踽踽独行。

她记得生前的一切。一个个人,一张张脸,一桩桩事……

——直到烈火带来死亡。

世道何其不公!唯独“死亡”一事,是凡人所共有,无论趋之避之,终将来临。

“你既如此想,便是悟了。”随着这话音一落,四周忽然大亮。

芈姝发现自己竟身处一个房间之中。此间约有十丈见方,四壁均为银色金属,还点缀着一些忽闪忽灭的彩色光点。房中陈设与秦、楚宫中迥异,全是芈姝闻所未闻之物。

房中还有一位少年,正坐在一个金属座位之上。他身形瘦削,肤色苍白;一头黑发理得极短,不及半截小指长度;鼻梁上架着一个蓝色金属丝支架——那支架中固定着一对透明薄片,光可鉴人,也不知是哪国的装饰品;上着一件短袖黑衣,下穿一条蓝布长裤,脚蹬一双系带白布鞋——那衣料也是芈姝不曾见过的。

“敢问阁下是何人……何方神圣?”

“我只是宇宙中的一个游客。因为你们科技落后,所以见了我便口称‘天神’。”少年耸了耸肩,起身走到芈姝面前。“我的名字……用贵地的语言读来,太过冗长。你就照楚国人的说法,称我为‘大司命’罢。”

“司命星君?”芈姝惊奇地望着自称“大司命”的少年。“我如何会出现在此处?”

“当然是我把你的脑电……唉,说了你也不懂。总之,我用……一个物件,把你的魂魄收来,所以你才会到了这里。”大司命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接着道:“你不是想重新来过吗?我正好闲得慌,就帮你一把。”

“既如此,先谢过司命星君。”芈姝本想行大礼,却又觉得古怪别扭。想到自己现在只是魂魄形式存在,只得熄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心思。“不知司命星君想是如何帮法?”

大司命微微一笑,“你如今有的是时间,何必如此急?”话虽如此,他却立刻动了,又回到座位上,手在面前的一块银色金属板上按了几下。

芈姝正不明所以,却忽然感到周围变暗,不由大惊。

大司命的声音却在此时传来:“芈姝莫慌,此为令你前往凡间历练之途,且随它去。待得机缘,即可再入旧时轮转,切勿焦躁……”随即,四周全暗,芈姝失去知觉。


2015年4月,中国·湖南省·长沙市。

“春风又绿江南岸,学生却在忙论文!长太息以掩泣兮,哀吾生之多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

“呵呵哒,你就等成绩出来又被喷个半死吧。”

“我说梳子,人艰不拆好吗?真是‘竖子不足与谋’!”

“我可不像你,整天想搞大新闻。”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隐身。”

“饿了没?用膳去否?”

“约起……竖子,哪里跑!吃俺老孙一棒!”

以上的对话发生在一座普通的大学校园里,只是,交谈的其中一方有一段不普通的经历——她是“穿”来的!

此女正是芈姝。她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之中的身份已不是一国公主,而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名字变成了“舒梓”,本来有“梳子”这么个普通的外号,但不幸被同班同学兼室(损)友肖英开玩笑叫成了“竖子”。所学的专业是历史学,算是有些“基础”。

肖英虽是活跃分子,学习上可一点不含糊。除了主修历史系的课业,还参加武术社团。她最大的优点是“学霸”,最大的缺点是“哭穷”。总是抱怨自己考得差,但成绩一出,又总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得牙痒痒。


在饭桌上,同学们又聊起了近期热播的电视剧《芈月传》——虽然基本都在吐槽剧里各种不符合史实的“穿越”物品,比如服装、餐具。(学历史的通病?)

舒梓(芈姝)跟着肖英看完了剧,感觉情节走向还是比较符合自己前世经历的。又读了原著小说,通过上帝视角了解到了一些“背后的故事”。

她想:自己往日经受母亲的溺爱,是被保护得太好,认不清人心险恶善变。

又想:若母亲并不苛待芈月,让其与黄歇成婚,为一深闺妇人,则“霸星”之说便能不攻自破。

芈月之所以实现“霸星”之命,也有外界施压的缘故在内。楚威后摔打、却也锤塑了芈月,相反,对于自家孩子却是捧而至于杀之。

如能重来,她一定要劝母亲促成黄歇与芈月之事。

至于秦惠文王嬴驷……或许他确实对自己有好感,但这不过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即便换作齐国公主、魏国公主,又有何异?他看中的是“公主”配当他的“王后”,而非公主本人对他的真爱。“好感”不过是让双方不至兵戎相见的一重面纱,一旦对方的母国势微,他就连表演都懒得——芈姝的灵魂可还记得,秦楚交战时,自己的上殿跪求换来了什么。

或者,她原就不该奢望那个时代的君王会用真心回报自己。但是,身为楚国公主,她无法像芈月一样坐视一切对母国不利之事——正如嬴驷无法忍受对秦国不利之事。然而,她理解他,并没有换来他理解她。

她也不再有改造这白眼狼的兴致。

书里写的芈茵拜高踩低,放在宫廷里,算不得多大错处。虽有愚行,却不曾想害芈姝,都是两方考虑着。

反观芈月,不告而取,只敢背后辩称“我为大王之女,大王所有即我所有。自取所有,何谓偷抢”,又道“任是金山银山也不动心”,可称奇哉!大约食品贵重,比之金山银山,当数倍乎?

再说黄歇,芈姝不喜不恶。便是放他与芈月成婚,又有何不可?平白为逞一时之快,逼走栋梁英才,岂不令亲者痛、仇者快?

还有芈槐,身为人子,不知孝顺父母;身为兄长,不知庇护弟妹;身为太子,不知谨言慎行;身为君王,不知近贤远佞。德行有亏,威仪有失,守成有负,实在愧对先人。但他在楚宫与自己交好,便要救上一救。争取让他得以守成,不至败坏楚国。

舒梓沉思之中,不免有些食不知味。肖英见她如此,笑道:“小梳子,我看你两眼发直、面色绯红,莫非春心动矣?”

舒梓抬头盯着肖英,正色道:“诚如英姐所言。英姐,可愿与我共谈一场轰轰烈烈的风花雪月?”

众人不禁为之绝倒。

肖英极为配合,伸手挑了舒梓的下巴:“我看舒梓甚美,料舒梓看我亦当如是。”说着,自己先绷不住,也大笑起来。

舒梓拉开肖英的咸猪手,却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芈姝,你的时间到了。”

她心中巨震,转身望去,只见大司命仍是旧时装束站在后头。如今她已知道他所穿的是“现代”服饰,但其科技水平又比“现代”高了不知多少。

舒梓正要回话,却听肖英道:“这里哪有什么芈姝?”

“你能看见我?”大司命略感惊奇,“也罢,如此正是尔等有缘,且同去吧……”

舒梓、肖英正在纳罕,忽觉眼前景象模糊,周围喧闹消失。再睁眼时,已经改天换地。


评论(2)
热度(12)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