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芈月传】殊途(3)

第三回:戏投壶,姝英相认


“你娘是汪汪乱叫的大野狗,你是小野狗,你们野狗乱咬人!”

肖英的眼前恢复清明,却不是学校食堂的景象。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是被什么砸到了?

肖英没有急着开口,默默地观察着周围的形势。只见自己身处一个花园之中,面前约五米处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那男孩身着黄衣,长发垂髫,肤色白皙,像个养在温室里的秀才。女孩着红衣,肤色微黑,一双圆眼煞是灵动,不过看向肖英的眼神绝非善意;手中拎着一条肠子,正在上下挥动……等等,肠子?

肖英凌乱了。然后,她悲催地发现自己也缩水了。


“姝公主?姝公主?”

听闻这样叫声,芈姝回过神来——现在她又回到古代了。

芈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只见染着茜色的衣袖下露出幼童白嫩的一点指尖。看来她是回到了童年时期。

身边一个侍女,名叫女芳的,此时再度凑近来问:“姝公主,是否前去花园?”

“花园?甚善。”芈姝心中转过念头,但一时想不起花园是什么情节,便顺水推舟地应了,当先走去。一应仆从随之跟上。

芈姝率领着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花园,却看园中乌压压地已站了一拨人,因道:“我来迟了,竟没赶上你们玩耍。”同时不动声色将此间情况尽收眼底。只见几丈远处立着一个铜制的投壶,边上落着几支箭;再看眼前对峙的几人,岂不正是芈月、黄歇、芈茵?顿时心中有了计较。

就听芈月大声道:“我们玩投壶,先就说好了,投进最多的人能得一碗蜜水。我全都投进了,她耍赖,还辱我娘亲。”

“月妹妹全都投进了?”芈姝望着铜壶,奇道:“为何我却未见一支箭中入壶里?”

芈月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芈茵:“是她耍赖,我明明投进去了,她却过去把箭都倒了出来。”

“我不是……”肖英见芈月指着自己,第一反应是甩锅。毕竟她初来乍到,这身体原主就留下个烂摊子,当然避之唯恐不及。

“茵姐姐和你闹着玩呢,谁知你就较起真来,倒把我们都闹得下不来台。”芈姝此言一出,四座皆惊。芈月、黄歇半信半疑,其他人都一脸懵逼。

芈姝也不给大家太多时间思考,令侍女取来蜜水交给芈月,“你赢了,这蜜水自然归你。”又扬声朝其他人道:“你们运气不好,没得着蜜水。我却早备了糕饼,正想着你们玩累了好来享用的。这便随我同去渐台吧。”

楚王主宫为章华台,其余还有如云梦台、豫章台、匏居台、渐台、层台等,均为楚国旧宫殿之名。如今,王后(即后来的楚威后)所居便是渐台。

诸公主毕竟年幼,听得有点心吃,早按捺不住,顿时一拥都围到芈姝身边来。

芈姝却只拉过芈茵,走出几步,又回头对芈月、黄歇道:“月妹妹得了蜜水,可我不曾料到你与黄公子会来玩,因而未曾来得及准备糕饼给你们。照顾不周,月妹妹不会怪我吧?”

黄歇自是不敢托大,只向芈姝一揖,“公主有心,黄歇感激不尽。”

芈月倒不觉她怠慢,想是方才与芈茵闹得太过,一时没得分神,因道:“没有,没有不周,却是姝姐姐太客气了。”到底孩童心性,不比芈姝两世为人来得深沉,又向芈茵一揖:“茵姐姐,对不住,我是一时气急……实在不该用石头砸你。姐姐可有受伤?”

肖英一怔,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却被芈姝捏了一下,只得做出一副笑脸:“月妹妹不怪我玩笑开得太过才好。”说完便被芈姝拉着一起去了。


到了渐台,芈姝令侍女们呈上备好的点心、瓜果。诸公主围坐一圈,吃将起来。

不一会儿,银盘见底,大家吃饱喝足,便各道谢告辞。芈姝令自己宫内侍女出门相送,实则是要故意将她们支走。

看殿内已无不相干的人,芈姝才敢放松架势,忽然说道:“天王盖地虎。”

“猴哥闹龙宫。”

“肖英?”

“舒梓?”

暗号一对上,肖英顿时悲从中来,一把抱住芈姝,哭丧着脸道:“舒梓,这是哪儿,我们怎么缩水了?”

“这是《芈月传》。”芈姝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纯天然无公害的古代水。

“我的天,战国?”肖英震惊了。“那你……我这是变成谁了?”

“我是芈姝,你是芈茵——两个‘炮灰’。”

“啊多么痛的领悟……”

“实话告诉你,我是重生来的,在原著里死后,被大司命收了魂魄,投到二十一世纪去。现在我俩又遇到他,于是一起被丢过来了。”芈姝言简意赅地把事情过程讲了一遍,“但我仍有一事不明,他为啥又选中你?就因为你能看到他?”

“唉,真不想做炮灰啊……”被替换成肖英内芯的芈茵扶额。“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先来梳理一下剧情?”

芈姝点头:“我正有此意。”

“刚才的是投壶一幕,我差点和芈月结下梁子,多亏你及时赶到救场。”肖英略作停顿,“往前推算,是楚王商外出打仗,是为徐州之战;芈月的生母向氏被王后陷害,出宫去配给魏甲,还生了魏冉。那么接下来应该是芈月哭诉和去见生母的事件。”

“然后父王班师回朝,母后反过来又被向氏陷害,大哥也受到牵连。”

“但是,只要你能劝住王后不去理会向氏……”

“不,在这件事情上我应该没有插手的余地。”芈姝表示反对。“到父王死去为止,我不会管母后的行动。”

“原来如此,要让王后置之死地而后生?”肖英——芈茵点头,“那么,对其他人,你又是如何打算的?”

芈姝笑,“少不得要请你帮忙。”

“愿闻其详。”

“其一,你需常来找我玩。”

“以便交换情报。”

“其二,我们多和大哥接触。”

“你想救他?”芈茵略一思考,“怎么做?”

“南薰台。”

自周天子时,于城郊设学宫,为公室子弟学习之用,天子之处曰“辟雍”,诸侯之处曰“泮宫”。但太子为储君,所学自然单独另请三师三保。因此,楚国先王另辟南薰台,为太子就用之处。“南薰”之名,取自大舜之诗“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以戒太子当知察民时、解民愠之意。(此处引用原著)

“那岂不是可以见到活的屈原?”芈茵忽然激动地站了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渐台跑去南薰台似的。

芈姝无言以对。

“还有,你打算怎么处理芈月?”芈茵重新坐好。

“让她如愿以偿地嫁给黄歇。”

“明白。与其为了给她添堵而逼走黄歇,不如都留下来为己所用。再是‘霸星’,人总养在深闺,又如何能‘霸’?况且,威胁不除,莫如留在眼皮底下,遇事也好应变。好,好,看来,你经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学习,已经脱胎换骨……啊呀!”

芈姝收回手,低声道:“这时节,母后大概快回来了,我们稍作准备,务必让你成功走进剧情正轨来。”

芈茵想起楚威后那严厉的面容,赶紧整理仪容,正襟危坐。

芈姝掩口轻笑:“莫慌,纵使你有不妥之处,母后看在我面上也不会呵责。毕竟,我们才几岁呢。”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