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芈月传】殊途(4)

第四回:渐台会,亲子情深


芈姝之话不假。此时,屋内静下来,更听得清外头响动。但闻一阵木屐声响进院中,又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在桐木走廊上行过。随后,屋门缓缓洞开,身穿绛色外衫的王后出现在门口。

芈茵、芈姝对视一眼,敛衽向前,膝行几步,朝着王后拜倒,口中道:“儿臣拜见母后。”

王后进得殿来,看见两个小女娃向自己行礼,心中一动,上前道:“免礼,平身。”随后由贴身侍女玳瑁扶着上座了。

芈茵、芈姝等王后坐下,才一同站起来。

芈姝缓步走到王后身边,半个身子倚着王后撒娇,又指着芈茵对王后道:“母后,这是茵姐姐。”

王后打量了芈茵一会儿,向她招手道:“你也到我身边来。”

芈茵应了一声“是”,也走上前来,含笑看着王后。

王后一手拉着一个女孩儿,着她俩坐在自己面前,左看右看,心中竟觉得无比熨帖,表情也随之慈和起来。她虽已不年轻,但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这下舒展表情,竟比素日显得年轻了些。

芈姝一看有戏,松了王后,转身抱住芈茵,“茵姐姐,姝儿还没玩够,你再多待一会儿嘛!”

芈茵刚想应下,却看芈姝唇语道是“以退为进”,于是故作为难地说:“姝妹妹,我也想同你玩,可若母亲见我迟迟不回,定要责骂。我明日早些来找你玩,可好?”

芈姝只是不依,道:“你和我玩得久些,又有何妨?你母亲怎的如此严苛?”

芈茵垂头不语,手捏着自己的衣摆,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

芈姝心中给芈茵点了个赞,又转回来趴到王后怀里,“母后,你让茵姐姐多呆一会儿,好不好?”

王后膝下所出数子,除长子芈槐为太子,其余诸子皆已分封,又只得两个女儿,大女儿芈已出嫁,平日只有一个芈姝(小女儿)在跟前,不免寂寥。她也想过从宫中嫔妃所出的女儿中另收一个与芈姝年龄相仿的作义女,只是,若贸然提起,不正自揭其短?她生性好强,断不会如此,因此也只是一想便罢了。谁知今日芈姝与芈茵投缘,且芈茵所言恰好给了她一个把柄——一个足以夺取一个孩子的把柄。

当下,王后的心中有了计较,便顺着芈姝的话,安抚道:“好,好,姝儿说什么就是什么。”又问芈茵:“你的母亲是哪一位?”

芈茵道:“回母后的话,芈茵的母亲是秋兰台的齐妃。”

“噢,是齐妃……”

王后略想了一想,可惜没能记起齐妃的样貌来。听玳瑁朝她耳语“就是那出嫁前被封了‘公主’的齐国大司马之女”,总算是想起来这么一号人物。记忆中,齐妃为人极有分寸,对她也颇恭敬,想必不会相抗。

想到此处,王后心中稍定,轻轻推开芈姝,对芈茵正色道:“茵儿,今后你可不必再回齐妃处,便是日日都能同姝儿一起玩,你可愿意?”

芈茵点着头,“能与姝妹妹一起,我自然是愿意的。”

王后心中满意,扬声吩咐道:“玳瑁,去和齐妃说一声。茵儿往后就留在我这,让她不必挂念。”又道:“茵儿今后可要唤我作‘母亲’了。”

芈茵屈膝俯身,行了一礼。“是,母亲。”

芈姝高兴地抱住王后的脖子,在她脸上响亮地“啵”了一口,又拉住芈茵,一起跑到院子里去了。


姝、茵两人正在渐台的院子里闲逛。远远地,就看见一个青年,领着三两个仆人,向渐台方向走来。待他走近了,再一看,只见这青年头戴薄纱错银峨冠,身穿葱色竹绘大袖褒衣,腰束白玉扣带,脚着高屐,更显身材修长。

芈姝便拉着芈茵迎上前去,甜甜地唤道:“槐哥哥。”

芈槐方到渐台宫门前,听自家小妹叫得亲热,心中柔软,便蹲下身子将她抱在怀里。转头又看到芈茵,奇道:“这个妹妹又是所从何来?”

芈姝道:“这是茵姐姐。”

芈茵随即向芈槐行礼:“见过太子哥哥。”

芈槐见芈茵乖巧,也笑着道:“茵妹安好。今后只唤我‘槐哥’即可。”

芈姝道:“茵姐今后也都留在母后这儿啦!这下,母后得了一个女儿,我得了一个姐姐,槐哥又得了一个妹子……槐哥,你高兴不高兴?”

芈槐被芈姝这一连串的“得了”逗得“哈哈”大笑,连连点头道:“高兴!高兴!”说着,将这两个妹妹一手一个拦腰抱起,大步走进殿来。

王后早听女婢们通报,知道太子槐来了。抬头一看,只见芈槐抱着芈姝、芈茵进来。看这几兄妹相处如此融洽,她心中亦是愉快,嘴上却道:“槐儿休得胡闹!快将你的妹妹们放下!若是磕了碰了,我便唯你是问!”

芈槐刚一进门就被泼了冷水,哪里肯依?当下便故意作出一脸悲痛的样子,道:“母后,您好狠的心!有了妹妹们,就把我贬得什么样了!”

王后哭笑不得:“你是多大个人了,还和妹妹们争风吃醋,也不害臊!”

芈茵、芈姝也都笑起来,一同用食指点着芈槐脸颊,异口同声:“槐哥哥,羞羞脸。”

芈槐见大势已去,只得长叹一声,将两个妹妹轻轻放下。再趋前一步,整理衣冠,向王后正式地行了礼。

王后受完这一礼,又问芈槐道:“今日学业可还好?”

芈槐答道:“屈子今日品评文章,又赞孩儿进步呢。”

“如此甚好。”王后欣慰地颔首,“文章进步自然是好,但你更需多于策论上下些工夫。须知‘治大国如烹小鲜’,只有细细研读策论,才能学好治国之道。”

芈槐不爱听人说教,只是敷衍地应了。刚想告退,却被芈姝拉住袖子不让走。

芈茵见状,也拉住芈槐,道:“槐哥哥,今日便在此陪我们用晚膳,可好?”

见芈槐略显为难,芈姝笑道:“槐哥归心似箭,必是想起嫂嫂了!”

芈槐一怔,想起那端庄美丽中略带一点强势的太子妇南氏,不由得心荡神驰。忽又觉得有些尴尬,耳根就发起红来。

“‘食色,性也’,有什么可害羞的?”芈姝满不在乎地说,“槐哥这脸皮也真是恁地薄了!不如这就请了嫂嫂同来,也好一解你相思之苦!”

楚国民风开放,不忌欢爱。芈姝虽年岁尚小,但生为公主,自幼学《诗》,如“知好色而慕少艾”等句,也是早懂了的。故而,此言正当其时,并不显得突兀。

芈茵接着意味深长地道:“我尚未见过嫂嫂,也是好奇。所谓‘择日不如撞日’,槐哥可不好藏私啊。”

芈槐喏喏应声,只想着赶紧打发过去。

王后却又顺着两个女儿的话,道:“也好。”转头吩咐侍立在侧的婢女申椒:“你去请太子妇南氏过来。”再对站在芈姝背后的侍女云葛说:“你去传膳罢。”

如此这般,安排已毕,奴婢们领命而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