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中梡】送花(第七集外一篇)

原作:กาลครั้งหนึ่งในหัวใจ


CP:阿中×梡,丹尼尔·王×珐·塞

作者:江尚寒


【中梡】送花(第七集外一篇)


梡不爱鲜花,因为她对花粉过敏。所以,在一开始听说“丹尼尔要来探病”的时候,梡其实是拒绝的。

然而,阿中似乎并不为所动,只是保持着无懈可击的优雅笑容,继续转述着自家首领的话。

“……关于‘对花粉过敏’的问题,您尽可不必担忧……”

在曼谷上空,逐渐爬升的如火骄阳,向室内投下金色的利箭。温暖的光芒穿透玻璃的阻隔,为女子的脸颊镀上一层朦胧的光晕。

“因为,并不会有人将鲜花带入这间病房。”阿中听见自己的声音再度响起。而光已在此停顿期间向前推进三百万公里。【注1】

梡并不需要花很多时间,便能想通整个剧本的走向。“由丹尼尔说我花粉过敏,再叫你把花扔掉……我真是交友不慎,又要被你们当挡箭牌。”

阿中怔了一怔,立即摇头,正色道:“只有首领一个人需要……”

梡撇嘴,“有区别吗?可惜了那花,给你们糟蹋。”

“我听说,您的父亲——院长先生喜欢白色的百合花。”

“想求我合作,就别去烦他。”梡扬起眉毛,沉声道。在这一瞬间,她撕破一贯温文的面具,散发出比柳叶刀【注2】刃更锋利的锐气。

“您多虑了。”阿中略微低头,直视梡的双眼,以传达自身诚意。“您的父亲也是一名医者。”

很好,至少你们还知道,必须客气地对待医生。

梡点着头。

“我刚好也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之后,一切都按照丹尼尔预想的剧本进行。

目送丹尼尔和珐·塞的背影远去,结束了本场演出任务的阿中捧着一束白百合,站在人烟稀少的重症室楼大堂中央。

有意落后一步的陈彪斜睨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不知道。”

“……”陈彪不由得用看精神病人的目光将阿中上下打量一番,接着终于想起了自己究竟要问什么:“这回,她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有交换条件。”阿中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次需要谁陪吃饭还是陪逛街?”陈彪回想起上周听说丹尼尔在商场情绪失控的事件过程,心有余悸。

“都不是……只需要我去送个花。”阿中把手里的花束晃了一晃,就迈开步伐。

“送谁?”

“院长。”

即便身为全剧智商担当,也无法立即想通其中关联。不过,断片是短暂的,理智迅速回笼。陈彪拍了拍阿中肩膀,“好好表现。”接着追上丹尼尔离去的方向。

阿中内心“呵呵”。

 

敲门,开门,阿中迎上院长疑惑的目光。

“您好。”他平静地说。“梡小姐拜托我送花给您。”

 

根据院长的示意,阿中把花插在客座沙发前茶几上的玻璃瓶内,之后便提出告辞。不过,当他走到门口时,院长又开口发问:“原来如此……你就是梡所说的那个人?”

阿中回想起大约两小时前,梡的交待“爸或许会提出什么奇怪的问题也说不定……请慎重地回答”,当时还觉得十分多余,现在好像真是如她所料。

“对不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梡和伊……”

听这意思,我是让他俩分手的罪魁祸首?

阿中这下是真的“呵呵”出声了。

“或许。”他耸着肩,退了出去。“我不知道。”

在门重新关上前的一瞬间,他又听见了院长的话:“果然,梡向来是不用我多操心的。”

奇怪的是,阿中内心对这样的误会并没有任何反感。


【本篇完】


注1:光速一般记为每秒三十万公里(千米)。光沿直线向同一方向运动,三百万公里,需要十秒。来自田中芳树作品《TYTANIA》的梗。

注2:柳叶刀是医学上做手术所用的器械之一。

评论
热度(2)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