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网易阴阳师-狗雪/酒红/判阎/鬼白狼】冰雪女王与吹笛使者(亚洲寮之一)

网易阴阳师-狗雪-冰雪女王与吹笛使

(又名:白狼姐姐讲故事之舞乐传奇)


取向:BG,全年龄向

CP:狗雪(大天狗×雪女),酒红(酒吞童子×鬼女红叶),判阎(判官×阎魔),鬼白狼(鬼使白×白狼)

特殊:西方奇幻(?)


【以下正文】


这是一个由姐姐讲给弟弟妹妹们的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平安世界还没有铁轨和电灯的时候,大陆的西部有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经常飘着鹅毛大雪,所以被称为冰雪王国,简称雪国。

雪国的统治者是一位高雅的女士。她有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和一双冰蓝色的大眼睛。她的肌肤像雪一样的洁白,嘴唇像血一样的红艳,容貌秀丽犹如仙女下凡。她能用魔法召来肆虐的暴风雪,所以被称为冰雪女王陛下,简称雪女陛下。

雪国东面的国境线上有一片广袤的枫树林。这部分区域由被雪女陛下任命为提督的鬼女红叶镇守。红叶提督总是十分认真地对待这份工作,凡是要通过她所管辖的枫林进入雪国的行人,她都会进行审查。直到确认并无不妥,她就会在他们的通行证上盖下她的通关印章。印章的图案是“准许通关”四个大字围绕着一片红色的枫叶。

由于红叶提督十分尽忠职守,所以雪女陛下一直把戍边的重任交给她。就这样,过了许多年,直到酒吞将军在外国寻到有名的铸造师傅、打了一套新的盔甲回来,红叶提督也还守在这里。酒吞将军没有办法,只好陪着她一起守下去。

有一天,一个奇怪的人被带到红叶提督面前。他有一头雪白的短发,腰带上挂着一个鲜红的长鼻子鬼脸面具,背后还长着一双乌黑的羽翼。他一手拿着团扇,一手拿着竹笛。

红叶提督望了带这位怪客前来的酒吞将军一眼。

酒吞将军说:“这位是从北陆灵国来的乐团使者大天狗先生。”灵国是大陆北部死灵王国的简称,那儿的统治者是阎魔陛下。

“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红叶提督仔细地检查了使者的证件,然后说道。“那么,其他的团员在哪里?”

“他们都受不了贵国的寒冷,所以,只有我能来。”大天狗使者这样回答道。

“好吧,”红叶提督认为没有问题,就在大天狗使者的通行证上盖好了印章。“那么,希望你能为我国的雪女陛下献上美妙的乐曲。”


大天狗使者带着他的扇子和笛子,一路畅通无阻,在半个月后就到达了雪国的首都——逝诺诚。他来到王宫门前,表示希望求见国王陛下,却被告知“雪女陛下正在病中,无法见客”。

“这该如何是好呢?”大天狗使者很苦恼。“难道宫里的御医也无法治好女王的病?”

“这并不是御医们的错。”看守宫门的涂壁队长解释道。“如果不是因为宫里缺少一种药材,雪女陛下的病一定早就好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药材,连王宫里也没有?”大天狗使者好奇地问道。

“是生长在雪山峭壁上的雪莲花。”涂壁队长回答道。“因为之前被派去采药的队伍都是有去无回,现在陛下已经下令不许大家再去涉险。但是,如果没有了雪女陛下,我们的国家该怎么办呢?”

“我不是冰雪王国的臣民,无需遵从这种禁令。为了能早日完成阎魔陛下的嘱托,向雪女陛下献上我准备多时的美妙笛曲,我打算去采雪莲花。”大天狗使者说道。“请您告诉我,该如何前往雪山。”


一个月过去了。这天傍晚,涂壁队长正准备给宫门上锁,忽然听见了大天狗使者的声音:“我带来了雪莲花,请拿去给雪女陛下治病吧。”

涂壁队长睁大了眼睛,看着大天狗使者。

大天狗使者的衣服撕破了,遮不住身上交错的伤痕;腰间挂的面具裂成两半,那根长鼻子摇摇欲坠地挂在左半边上;右边的翅膀似乎折断过,形成了一个不正常的角度,羽毛掉了三分之一。不过,他的笛子和扇子都完好无损。

涂壁队长把大天狗使者扶进王宫,并且请来御医为大天狗使者诊治。而雪莲花被献到雪女陛下的病房中,然后做成了药。

有了雪莲花,雪女陛下的病很快就被治好了。她听说是来自北陆灵国的使者去雪山采来了雪莲花,就赏赐了许多治伤的药品给大天狗使者。


等到大天狗使者身上的伤好了以后,雪女陛下才召见了他。

大天狗使者来到雪女陛下面前,顿时为她的高贵和美丽而折服。尽管他心中已不由自主地对雪女陛下萌生了爱意,但是他不会因此而忘记自己前来雪国的使命。

“在下是来自大陆北部死灵王国的献乐使者大天狗,奉我国君主阎魔陛下的命令,为了两国的和平事业特地来此,向冰雪王国的君主雪女陛下致意。”

大天狗使者说完,就当着雪女陛下和各位大臣的面,把随身携带的笛子拆开。原来,阎魔陛下所发的国书就被藏在这支笛子之中。

雪女陛下收下了国书,问道:“使者的笛子已被拆开,该如何献乐呢?”

大天狗使者把拆开的笛子重新装好,说道:“即使拆开过,也丝毫无损于这支笛子美妙的音色。”然后,他请女王和大臣们都登上宫门的城楼。

这是雪女陛下病愈后首次出现在宫外的人民面前。大家看到雪女陛下恢复了健康,并且容光焕发,似乎比以前更加高贵、美丽,都高兴地聚集到宫门前。

这时,大天狗使者张开了他黑色的羽翼,一下子飞到了空中,引得大家纷纷发出惊叹声。他先挥动了一下他的团扇,召来一阵微风,然后将笛子放到嘴边,吹奏起了他准备多时的乐曲。

无处不在的风将动人的曲子传播开去,令所有人都能欣赏到这美妙的音乐声。随着这一阵乐曲,风也不再那样寒冷。久违的、温和的微风吹拂过雪国,令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一曲奏毕,大天狗使者降落在雪女陛下面前。

雪女陛下问道:“使者将在我国待到几时?”

难道雪女陛下不愿让我在此完成使命吗?大天狗使者感到惊讶和悲伤。他优雅的笑容像被冻住一样僵凝在脸上,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颤:“奉我国阎魔陛下的命令,在下将在贵国的宫廷乐团中交流学习一年。”

“一年?”雪女陛下重复了一遍。挑高的眉头显示出她有异议。

“是,无论如何也请……”

“不行。”冰雪女王冷酷地说。

大天狗使者的脸色,顿时也变得像雪一样的白了。他浑身僵硬,直挺挺地站着,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在下是为两国的和平而来!无论如何,还请雪女陛下容许在下完成使命,待满一年……”

然而,冰雪女王不为所动,只是持续以冷淡的语调发出声音。

“本王马上派人送信给阎魔。”

她一脸漠然地直视着大天狗使者。

“由于本王十分欣赏你的技艺,所以,如果阎魔不令你在我宫中待个十年,两国之间的和平将不复存在。”

“……十年?”大天狗使者的脑部几乎停止了活动。

“使者在替本王采药的途中受伤甚重。想来,要使伤势痊愈,也非一朝一夕所能办到之事……宣旨!灵国献乐使者大天狗不畏艰险,为本王之康复立有大功,勇气可嘉。特命御医为其诊治,并着人致信灵国阎魔陛下,令其痊愈后再任灵国驻雪国大使,任期十年。钦此。”

大天狗使者不禁目瞪口呆。

“诸卿可有异议?”

“在下并非不愿——哪怕二三十年,在下也不会不从……只是,在下忍不住佩服阎魔陛下料事如神,她说‘雪女陛下一定会觉得一年太短’……”

这次,轮到雪女陛下僵立不动。随着一阵“喀拉”轻响,淡蓝色的薄冰覆满她全身,吓得周围大臣跪了一地:“陛下息怒!”

大天狗使者完全不明白雪女陛下为何发怒——变成冰雕,就是她的发怒么?只见那晶莹剔透的嘴唇开合,依旧是冷淡的声音:“朝令夕改,非明君所为。且等十年过后,再做打算……现在,使者应当接受本王的好意,让我宫中的御医为你诊治。”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北方,死灵王国的王宫……阎罗殿内,坐在宝座上的阎魔陛下忽然打了个喷嚏。

站在一边听候吩咐的忠臣判官大人连忙取来一张薄毯,盖住了阎魔那双光裸的玉腿,并且一脸忧国忧民地说:“陛下该注意保暖。”

阎魔忍俊不禁,“你跟了我几百年,可见我着过凉么?必是雪女那丫头在骂我!”

“雪国与我国互为友邦,雪女陛下怎——”

判官没能说下去,因为阎魔已经伸出她的纤纤魔爪捏上他脸颊:“真是呆子!无论什么事情,经你一说,就变得万分无趣!该当何罪!”

“……引物哀神如问……”(请恕微臣驽钝)

判官既不敢怒又不敢言,只能逆来顺受被蹂躏。

然而,阎魔陛下不会轻易放过罪臣,“想求本王恕罪?那么你就先来陪本王做些有♂趣的事情吧……”

“啊,陛下,还请先回寝宫再,唔……”


“从此,雪女陛下和大天狗大使,红叶提督和酒吞将军,当然还有阎魔陛下和判官大人,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扎成高马尾的银色长发中露出一对白色兽耳,拥有一双金色眼眸的女子将故事书合上,然后伸手拿起靠在墙边的弓与箭筒。

“故事讲完啦,做个好梦。我该去巡夜了。”

躺进被窝的小女孩和躺在另一张小床上的哥哥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把小小的黄色和蓝色的双翼举了起来表达抗议。

“还不乖乖睡觉,小心我叫凤凰过来削你们!”头戴高帽、手举长幡的白发青年从门外伸进头来,朝被窝里的童男和童女低喝。接着转向背起了弓箭的女子:“还有小狼!你想迟到吗?还不快来!”

“可是,这故事没有结局。”童男撅起了嘴。

“谁说没有结局?”鬼使白不以为然地笑道,拉过白狼往外走去。“如果你想知道,可以自己去问他们!”


【平安京乙烷】


总结本篇中出现的式神们的状态:

雪女·觉醒·月见之樱

鬼女红叶·初始

酒吞童子·初始

大天狗·初始

涂壁(该式神无觉醒)

雪女·觉醒

阎魔·觉醒·清月之辉

判官·觉醒·点墨夺魄

白狼·觉醒·森林之姬

童女

童男

鬼使白·觉醒·少时月白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