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网易阴阳师-判阎/酒红/晴乐/荒你】话本·强袭荒流川(亚洲寮之二)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主要是荒你(荒川之主×寮主),另外有提及判阎(判官×阎魔),酒红(酒吞童子×鬼女红叶),晴乐(晴明×神乐)。

特别说明:自认为很有毒的一篇,搞笑来的,一通乱写的流水账系列(之二?)。地理设定和原作/游戏不同。情节接上回狗雪之后。

本篇又名:话本·激斗咸鱼王(垃圾天刀,毁我青春)(孔雀翎约吗)

【以下正文】

十一月中旬的时候,从大陆的北边,寄来了一封信:死灵王国的国王阎魔大人及其属下判官将于一周之后举行婚礼。

当时,寮主正在庭院里指挥小纸片们扫地,为此甚至把难得回平安京探亲一趟的红叶赶了出去。鸦天狗忽然蹿了进来,把信递给寮主。

寮主看完了信,就走到町中,叫上吸血姬、两面佛和椒图一起出发了。临走时还特意交代“不许博雅喝酒吞带的任何饮料”。

晴明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喝醉的博雅箭在弦上,逼自己答应“绝不在神乐二十岁前娶她”。

神乐:呵呵。


一路上也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寮主日夜兼程地吊在吸血姬腿上飞,直到抵达荒川边上才落地。

为什么要日夜兼程?

因为寮主很喜欢判阎CP。

“虽然一直没召唤到阎魔,但我还是支持他们俩在一起的。”寮主如是说。

吸血姬:呵呵。

最开心的是椒图,因为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这么多水了。

大家在河边上停了下来。

寮主:椒图,你看这……咱能过吗?

椒图望了一会儿怒吼的波涛,默默地缩回了贝壳里。

寮主:你争点气好不好?咱们这队伍里就你一个会水的。

两面佛不忍再看。他转过身,又转回来,再转过去,又转回来。

寮主认真地观察了一会儿翻腾不休的河面,然后说:“吸血姬带我飞,两面佛敲个锤子放个风,椒图自己游过去。”

吸血姬撇嘴,然而还是认命地飞了起来。

两面佛放了一发风雷两生。然而,还没等吸血姬搭上这阵旋风,河中忽有巨浪冲天,化作一条大鱼形状,直向她俩击去。

寮主:早知道就带鲤鱼精来了。

吸血姬:早跟你说了,不能惯着妖狐。

寮主:小公举说的都对。但是,下回还是带海坊主吧。

于是,寮主和吸血姬被迫在空中分开。

好在椒图及时赶了过来,把寮主接住,才让后者躲过落水的一劫。

寮主惊魂稍定,回头朝刚才起浪的方向一看,只见水波向两边一分,从中又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来。

椒图发出一声抽泣,迅速游回岸边,让寮主上岸之后就再次躲进壳里,说啥也不出来了。

寮主:呵呵。

R级妖怪被SSR级妖怪的强大妖气压服,这也是常有的事。想当初,两面佛被放到结界里的时候,比他等级高的达摩和天邪鬼们都不敢靠近他。现在椒图这个反应倒是刚好提了个醒儿……或者,带R级式神出来,也就是看附近有否出现SSR级妖怪的测量器。

寮主又发现了低级式神的一个妙用,忍不住给聪明的自己点了个赞。在这之后,她再度将目光投向河中央,不出所料地看见了那只SSR级妖怪。

在这个位面,荒川是围绕着平安京的一条大河,并有几条支流通向大陆之外的海洋,其地位和水文条件大概相当于现实世界的长江和黄河。

其中主宰,名为“荒川之主”。


“是叫‘纹付羽织袴’什么的……?我喜欢这个配色。应该是未觉醒的吧?”寮主盯着荒川之主那泛着湛蓝水纹的衣摆,自言自语。

“算了,反正我也抽不中。”她对闪亮登场的荒川之主失去了兴趣,低头检查起自己的背包,“欧皇保佑,我的蓝票可千万别弄湿了……噫,我的一千勾玉呢?”

“你看到我带的一千勾玉了吗,我的佛?”她转头向两面佛确认。然而,后者和另外两位队友一起作了否定的答复。

寮主发出一声惨叫。她重新检查了一遍,依旧没有发现本该在包里的一千勾玉。不过,包上有一个破洞,边缘沾着几根新鲜潮湿的水草。

显然,这是水族的锅。

寮主的怒火还没来得及在沉默中爆发,荒川之主倒是逮住了开口的间隙:“远道而来的旅者哟,你掉的是这个灰色符咒,还是这个蓝色符咒,还是这个黑色符咒呢?”

寮主一脸懵逼:“您啥时候成河神啦?”


坊间传说,荒川之主暴烈,性躁。

荒川之主摇了摇扇子,盘算着是不是应该干脆让水流吞噬河边那个愚蠢的人类。毕竟,没用的东西就该在黑漆漆的海底挣扎。

“我掉了一千勾玉,你起码要给十一张蓝卡加一万金币,或者十张黑卡。”寮主走到水边,向荒川之主索赔。“河神就要有河神的样子,总不能比人类商人还黑吧。”

然而,回答她的是一发水弹。

“噫,真黑呀!”寮主不慌不忙地念咒,造出结界,挡下荒川之主的攻击。

吸血姬一靠近就会被鱼群逼退,椒图根本指望不上,自家唯一的SSR——两面佛是辅助而非攻击型。

寮主觉得人生很黑暗。

“我果然不是很会带队。”

但还是要继续战斗。


荒川之主的内心十分烦躁。

本来,导演要他客串河神,这就不是个好差事——已经不止一次有人大半夜来洗澡的时候掉东西了,每次他都得背过身去念那“金啥啥银啥啥”的台词。

「吾乃荒川之主,只有心镇此一方水土。」

而你却叫我捡破烂?

荒川之主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把心里话讲出来了。

我们的寮主虽然视觉有所减退,听觉反倒是敏于常人。

“那是勾玉,不是破烂!我家狗粮全靠它!你收了那么多供奉,就能这样挥霍践踏别人辛辛苦苦积攒的血汗吗?”

“……那是人类主动送来的。”荒川之主再次挥动纸扇,拦下一枚带着比之前更强咒力的符纸。利用黑色妖力构筑的鱼群,其运动速度已经在减缓,排列也没有之前那样密集。

“你高风亮节不收贿?也没见你吐出来啊!”

一个合格的寮主,绝不会在沉默中灭亡。

她在手中点燃了又一张符纸。

灰暗的五芒星法阵在大河中央展开,无数只黑色的手臂从阵中伸出,缠上了荒川之主的脚踝。荒川之主急忙催动水流,试图冲开黑手,然而并没有什么X用——那些黑手来势快绝,转眼之间已将他缚了个严丝合缝——全身上下都挂满了。

寮主“嘿嘿”地笑了起来,“闪亮的SSR哟,请问你现在感受到非洲人民的怨念了吗?”

吾命休矣!

荒川之主面无表情地叹息道。

但是,善良的寮主并没有就此把荒川之主拖进黑暗的水底,只是指挥黑手们把荒川之主扒了个精光。

“看,这不是出现了么,就是你捡的呀,我的一千勾玉。”

寮主露出无懈可击的优♂雅的笑容,不过,此刻,在荒川之主眼中,那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平安京还没完呢。您轻敌了。”

寮主挥手令法阵消失,然后对被鬼手从河里提溜出来的大乌贼说道:“这是给你的三十个寿司,别说我过河不给船票钱。”

而恢复自由的荒川之主甚至没敢去捡被扯掉的衣服(捡也没用,都被扯碎了),就一头扎进了黑暗的水底。

后来?

后来,寮主如期赶到了判官和阎魔的婚礼现场,并且用五百个勾玉当做贺礼。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己和荒川之主的孽缘才刚开始。

评论
热度(20)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