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网易阴阳师-判阎/荒你】所以,抽了个咸鱼王(亚洲寮之三)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我(荒川之主×阴阳寮主),判阎(判官×阎魔)。

特殊说明:书接上回,地理/身份有一点私设

本篇又名:总有暴君想亮瞎寮主。(喵喵喵?)

其他:这平安京,它今天还完不了。你们相信我,我真的很喜欢荒川,只不过我们寮主比较强势,总是欺负咸鱼王。

【以下正文】

从北陆灵国参加完判官和阎魔的婚礼回来之后,寮主又攒了一段时间的勾玉。这天晚饭后,她拿出自己干瘪的钱包,当着院里大小式神的面取出好不容易积累的一千勾玉,走向商店。过了没多久,她把大家期待已久的符咒礼包买了回来,再叫上晴明、神乐,一起进了召唤室。

在逐渐降临的夜幕之下,召唤室内传出了一声“QQ牛栗子yo!”紧接着,刺眼的金色光芒在昏暗的室内亮起。

寮主“啊”地大叫一声,大喊:“姑姑!护驾!护驾!”

姑获鸟冲进召唤室,抬手按着腰间伞剑,蓄势待发,“主上,何事惊慌?”

“我被SSR闪瞎了。”

寮主左手扶着门框,右手遮着眼睛。她慢慢地站起身来,好像还无法适应方才乍现的强光,垂着眼帘,看也不看召唤室中央出现的新式神。

姑获鸟以主人为优先,也暂时没有对新来的SSR表现出任何兴趣。

SSR嘛,用不着SR来操这份闲心。


坐在庭院内盛放的樱花树下,惠比寿抚摸着水泡眼红金鱼的胸鳍,悠然地开了尊口:“唔,是水族的潮湿气息呀。”

萤草摇晃着蒲公英,“我也感觉到了。SSR级的水族?该不会是……”

“没错,正是那位大人。”晴明离开召唤室,加入了树下喝茶扯谈的行列。“不如我们来猜一猜,今晚会是谁和他一起待育成结界?”

鲤鱼精从墙边的小池塘里冒出头来:“一定不是我,毕竟我要待结界的那篇传记已经解锁了。”


等到寮主心情平复,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了。她踏上回廊,走到那位长生不老的巫女身边。

“八爷,怎么办,我好像叫来了一个死对头。”

“不是‘好像’。”八百比丘尼露出高深莫测的空灵微笑,“面对现实吧,主上。”

寮主沉默地点了点头,慷慨就义般地重新走进召唤室。

“嘭。”

寮主还来不及抬手安抚自己在一片淡蓝色的胸肌上撞痛的鼻梁,眼泪已经飙了出来。她被反作用力推得向后仰倒,甚至在慌乱之中不自觉地爆发了灵力。

只听一阵“咚”“啪”“哐”,寮里式神们被强大的灵气压趴下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院子里还能站住的只剩下两面佛。

“您别激动啊,我的主。”

然而,回应他的并非寮主。

“哼,一群没用的家伙……”

“我说,初来乍到的你,才是最没用的吧。”寮主飞速地重整仪容,随即以目空一切的表情向被召唤前来的新SSR吐出恶言:“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咸鱼王——不,荒川之主。”

神乐一脸嫌弃,“阿妈,你干嘛讲实话。”

寮主耸了耸肩,“别这么说。至少是个SSR嘛。”

犬神低下了他的狗头。

“但我还是爱你的,我的狗。”寮主赶紧过去摸了摸他。“多么柔软而富有光泽的皮毛,你有这就够了。”

荒川之主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荒川跟我走,今晚你就先去隔壁寮睡。”

“哼,人类……”荒川之主一脸不屑地摇了摇扇子。

刚被召唤过来就被赶出门,作为SSR,也未免太惨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对荒川之主投以同情的目光。

然而,

“你有异议吗?”

寮主冰冷的目光穿过透明的树脂薄片,直视荒川之主。灵力宛如实质胶着,向逆势者迎头压下。

这就是,守护平安京的力量……吗?

荒川之主心中一凛。


“行了,别摆个臭脸,想什么‘刚被召唤到,又被赶出家门’。”离开自家庭院,寮主仿佛想主动改善两人关系似的说了起来。“既然今后要在一个屋檐下讨生活,以前有啥过节咱也就别去管它了。隔壁寮的加成比较好,你睡一晚就知道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汝曾见过吾?”

“嗯,我们在大明湖——不,荒川河边见过一面。”


隔壁寮,是我们的寮主·风花饮月在现世的好姬友·九凤院澜正的领地。寮主先拉响了她家门门上挂的铃,就听一阵“嘚嘚”蹄声。

跑过来开门的是小鹿男。闪烁幽幽绿光的蝴蝶在他周围翩翩起舞。

“我来接我家小公举回去。”寮主说,“顺便把我寮新来的这位大王带过来蹭一晚上经验。”

“吸血姬马上出来。”小鹿男有礼地回答,并且在前方引路。

“瑾爷您来啦。我家主人现在不在。您要用茶吗?”坐在院子里的三尾狐风情万种地说。

“我送他进结界就走。三尾姐姐别忙活了。”并非客套。

寮主在育成结界之外停下脚步。

“哟,风神君,和我们家小公举处得还好吗?”看见紧随走出结界的吸血姬之后“十八相送”的一目连,寮主笑得见牙不见眼。

“今晚您受累,照顾一下我家新来的咸鱼王。”右手一捞,准确无误地捉住荒川之主左腕,把他推进结界。“还不进去?是又想体验一下非洲人民的爱抚吗?”

荒川之主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扭曲。他凶狠地瞪着和吸血姬一道扬长而去的寮主的背影。

然而,结界障壁是只有阴阳师到来才能解开的。况且,有一目连在此,哪能容吸血姬以外的家伙放肆?

【这平安京哟,他今天还亡不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