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网易阴阳师-荒你/鹿椒】和咸鱼王谈笑风生(亚洲寮之四)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我(荒川之主×阴阳寮主),鹿椒(小鹿男×椒图)

特别说明:为免混乱,尽量不出现两个寮里重复式神……

【以下正文】

隔壁寮的主人——九凤院澜正,在月上树梢时才回到院子里。听小鹿男报告有来客借住一晚,于是前往育成结界一观。只见结界里五个饿鬼挤在离SSR们最远的角落里,而一目连已经整好铺盖准备躺平,剩下一个是来蹭经验的荒川之主。

“唉,瑾爷的欧气结晶,就是个咸鱼王。”九爷感叹道,“不过,她并不会嫌弃你。”

荒川将目光投向九爷。后者仿佛读懂他心中呼之欲出的疑问,只是维持着淡定、坦然的面孔。

“瑾爷一直期待着你的到来。”

“那人——她竟会期待吾之驾临?”荒川停顿了一秒,接着换了个代词,继续说下去。“吾并无所觉。”

九爷摊开双手,“没多少人愿意对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家伙敞聊。不管怎么说,会把你放我这来蹭经验,足以体现她对你寄予厚望——亦即,希望你能早日达到足够出阵的程度。”

“哼,这等小事……”

“嗯,轻敌。”九爷一脸了然地低头喝茶。

于是,荒川再一次回想起,被召唤·炼狱的黑手们扒光衣服的恐怖。

“风、花、饮、月……”

荒川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引来九爷“恍恍惚惚”青铜器般的笑声。


月上中天,平安京犹如被笼罩在一层银色的薄纱内。

长夜无聊,然而我们的寮主并不想去斗技。可能是由于没喝咖啡,她有点失眠,于是再度踏进隔壁寮门——

“瑾爷泥来啦!”

迎接她的是九爷热情的招呼声。

“你在这,真是太好了,我们可有一段时间没唠嗑了。”寮主·风花饮月十分高兴,并且迅速地跑过来,和九爷抱在了一起。

两位寮生抱了几秒钟,跟在寮主身后滚进来的大贝壳打开了一条缝,椒图小心翼翼地向外张望。“小鹿不在吗?”

“这不科学。我刚送荒川来的时候,是他开的门。”寮主挑眉。

“泥萌稍安勿躁。”九爷安抚道,然后叫了首无去寻。

首无应了一声,头就飞得无影无踪。过了没多久又飞回来安在肩上,“他去采花了。”

“哎,首无,你破坏了惊喜。”小鹿男出现在走廊另一端,手里捧着一堆野花。

两位寮生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地不出声了。

院子里很静,只能听到小鹿男走动的蹄声,还有远处町中依稀传来别的阴阳师们斗技的打斗声。

小鹿男走到大贝壳旁边,把花束放在打开的缝隙边上一晃,椒图就把壳完全打开了,只是还举着个扇子遮住脸。

“啊,这就是青春。”寮主夸张地感叹道。

“哎,瑾爷,泥这个人。”九爷端起茶杯。

“我这个人怎么啦?”寮主“嘿嘿”地笑了两声,也举杯。“今后泥让小鹿出战,我就带椒图啊。”

“噢,那好嘛。”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正当两位寮生还沉迷于欣赏鹿椒CP间的互动之时,一下不和谐的干咳声在两人身后响起。寮主循声望去,只见育成结界的槅门正开着,荒川之主神色不愉地望着庭院这边。

“你给他吃啥了?”寮主问九爷,“怎么还咳上了?”

“我怎么给他吃?”九爷一脸茫然。

“我明白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寮主朝荒川翻了个白眼。

“哎,汉子嘛,就是破势多,哪有妹子可爱。”九爷了然。

“英雌所见略同。你看,同样是水族,椒图多可爱呀。”

“瑾爷说的都是对的。”一唱一和。

“汝竟拿此等小妖与吾相提并论?”

“您还耳背?”寮主(关怀傻子的眼神.jpg)。

“关于‘可爱’这一点嘛……”九爷认真地思考着。“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我这就去某宝给你买个小裙子。你喜欢粉红色吗?”

“九爷,泥还是别破费了。”寮主漫不经心地说,“咸鱼就该有咸鱼的样子。我看这套初始配色挺好的,并不想看这货穿得像个寄生魂。”

“噢,你也知道,他们之所以长这样,多半是为了让外观店员能有饭吃。”

“是啊,所以我都能忍受他腰带系的蝴蝶结啰。”

荒川忍不住低垂目光,瞄了一眼自己的腰带。

——还真是个蝴蝶结啊。

【这平安京吃枣药丸】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