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网易阴阳师-荒我/白你/鹿椒/连血】百鬼夜市(亚洲寮之五)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你(荒川之主×阴阳寮主),狐跳(妖狐×跳跳妹妹),鹿椒(小鹿男×椒图),连血(一目连×吸血姬),白你(鬼使白×阴阳寮主)

特殊:百鬼夜行有私设。夹带私货。虐心注意。

【以下正文】

平安京里,阴阳师们的生活较为单调,大型活动来回就那么几样。除了斗技和休沐,就是百鬼夜行。

得益于众多阴阳师在此镇守,如今的“百鬼夜行”已经演变成为人类和妖魔鬼怪能够共享的夜市。不过,大家还是保留传统——妖鬼撕下伪装,展露青面獠牙;而活人涂上粉墨,扮出怪相登场。

我们的寮主是一位入乡随俗的寮主。这天傍晚,她慢腾腾地走去町中看过上一轮的斗技成绩排名,回到自家庭院,就进自己的房间去打扮去了。

等到太阳终究西沉,寮里的式神们也差不多准备停当,都聚集到庭院里。寮主才开了门走出来。只见她: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

——以上当然纯属妄想。

头上歪贴着一张黄色符纸,符上用红色墨水乱七八糟地涂了一片蚯蚓爬般的花;衣服换成一件黑绸长衫,下摆用金丝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裤子是最简单的白色直筒,脚蹬一双千层底的老北京黑布鞋。这一身打扮,配上她苍白肤色,还真有些僵尸风味。

跳跳妹妹开心地蹦过来:“主上打扮成这样,今天是打算和我们一起吗?”

然而,寮主已经看穿了一切——瞄了下妖狐因紧捏扇骨而发白的指关节,“你家妖狐叔叔可没有多一份钱买苹果糖。”

“噫,叔叔今天也买苹果糖给我吃!”真·僵尸少女被转移了注意力,回头又抱紧了妖狐的尾巴,抠也抠不下来。

“我们先点个名……”寮主拿出式神名录翻看,并在到场的式神名字后面打钩。“哎,有谁知道荒川去哪了吗?你造吗,我的佛?”

两面佛二脸懵逼。

然后,还是骑着红金鱼的老司机惠比寿给出了像样的答复:“老夫刚经过书房时,曾感觉到荒川大人的妖气。”

“难以置信,咸鱼王居然会不思玩耍、沉迷学习。”寮主啧啧称奇。


寮主爱好阅读,就从现世带了些书来,平时也开放给式神们借阅。她一进屋,就看见里头坐着的那个咸鱼王正沉迷于一本《卫斯理之原形》。

寮主顿时有些淡定不能:这位居然也成了同好吗?

“这书……你看得懂吗?”她有些好奇对方的感想如何。

“确有诸多不明之处。”荒川板着个脸,目光还黏在书页上。

寮主回想起有同僚提过“荒川之主能通过水体知晓当今时事”,看来也不全是真的。又或许,此书中所写也有一半是超前的幻想,才会让他不解。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我来问你,不一起去‘百鬼夜行’吗?”

“不去。吾欲静心体会书中所写。”

“光盯着白纸黑字空想是没用的。这本书是我从家乡带来的,写的不是这个世界的平安京之人能理解的事。”

“空想也好过虚掷光阴,在集市玩乐。”

“和战友们一起玩耍,交流感情,怎么能叫浪费呢?”寮主叹了一口气,“身为我家唯二的SSR级式神,在这种时候,我就想带你出去充个门面装个逼,好叫同僚都看着我总算没有一黑到底……”

而荒川只是重新埋首于书中。

“不如这样,今后你每陪我去一次百鬼夜行,我就带你去一次现世见识见识书里写的实物。”

“如此条件,当真十足诱人。”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目击到寮主成功地把咸鱼王拖出书房,水产小组的成员们都表示很惊讶。

不过,现在并没有多少闲工夫给他们感叹了,因为夜市即将开始。

心急火燎走出门的寮主,很快地遇上了隔壁的老姬友·九爷一行。

九爷今天穿得像她在现世的本命某大爷一样——一件宽大的灰色和服,手里拿着金纸折扇。

看着眼巴巴盯住自己这边的小鹿男,以及故作矜持的一目连,寮主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然后发言:“小鹿带好椒图,别弄丢了,不然夜宵就能开荤了……还有一目连,吸血姬今晚交给你照顾,也是一样。”说完,放开荒川,又摸上了九爷的手臂。


夜市里有一项小游戏,设在市集的入口——路人用豆子砸路过的妖怪们,而被砸中的得跟着始作俑者逛一晚街。

两位寮生围观了一阵,见扔豆子的人渐渐地少了,就想迅速地冲过去。然而,荒川的存在感太强,不幸引起了一阵骚动。

“SSR!是活的SSR啊!”

“可惜了,是咸鱼王。”

“至少也是个SSR,后面可就没了!”

就这样,不愿浪费门票的路人们使劲抛洒着豆子,形成了一波密集的弹幕。

说时迟,那时快。众人(以及众鬼)只见一道白影闪过,跟在九爷身后的鬼使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前面,断喝一声“洗内——八个金!”将手里从不离身的招魂长幡一展,就挡下了豆子。

“厉害了我的白。”九爷情不自禁地发出了青铜器般的笑声,跟在鬼使白后面走进夜市。

寮主耸了耸肩,转头看着荒川。“不愧是SSR级,真·受欢迎。”随即拉起后者,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进夜市。

“什么分级,吾不甚明了……”被拉着狂奔了一段,荒川倒不至于气喘吁吁,不过内心不免有些感觉微妙的不快。

“俗世之语,无需挂怀。”寮主双手拢进袖筒,漫不经心地说。“他们只看你被分类到SSR级,就扔豆子砸,却并非真心想要和你结伴同游。”

荒川侧转头部,向四周望着,落进眼里的尽是扔完豆子的路人散去的背影,身边剩下的只有召唤自己前来的这位阴阳师。

寮主在荒川正面站定,昂首直视他双眼。

“走嘛,请你吃糖。”

【这平安京吃枣药丸】

评论
热度(19)
©江尚寒(的备用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