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长城》观(tu)感(cao)及考(zhuang)据(b)(景甜黑勿入/剧透慎入)

重说三:不喜欢景甜的不要点开,不喜欢景甜的不要点开,不喜欢景甜的不要点开。

我大概是景甜的颜粉(仅仅是觉得景甜长相很可爱),而且对什么娱乐圈八卦或者幕后黑料没兴趣,所以不想看到相关的东西。

您要是想喷,请在您自己的地方尽情地喷,不要给我留言,也不要转发本博。

图片及其他补充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及自摄剧照,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会将之删除。

然后开始说正事。


定的票是12月17下午3:55,晚了点出门,于是错过了开头的几分钟。不过,我很快就知道,前几分钟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那么,对我而言,这部电影开始于一幕夜景:须发纠结的男主和他的三四个小伙伴围着火堆(并不是在吃西瓜)讨论人生大...

【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明梡】助攻(第六集外一篇·下)

原作:泰剧《很久以前,我心深处》

CP:陈明梡,丹尼尔珐塞,菲彪,其他未定

设定:一到六集,后面的不考虑


作者:江尚寒


【明梡】助攻(第六集·下)


下集:枪击


宴无好宴。

“我真不该来的。真的。”【注1】

梡仰面躺在地上。

“我单知道这是《LOLA》的聚会,不知道这也会有黑帮来。”

大理石传来了冰冷的温度。

“我睡完午觉,起来梳妆打扮。准备好了,才出的门。”

感觉到力气正和血液一同流失。

“这里的食物真不错。”

腹部的肌肉已被子弹撕裂。

“听到诺说‘有人带枪’,还以为是恶作剧。”

切面处的痛感逐渐扩大。

“陈明眼光好。他选的衣服、...

【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明梡】助攻(第六集外一篇·下)

原作:泰剧《很久以前,我心深处》

CP:陈明梡,丹尼尔珐塞,菲彪,其他未定

设定:一到六集,后面的不考虑


作者:江尚寒


【明梡】助攻(第六集·下)


下集:枪击


宴无好宴。

“我真不该来的。真的。”【注1】

梡仰面躺在地上。

“我单知道这是《LOLA》的聚会,不知道这也会有黑帮来。”

大理石传来了冰冷的温度。

“我睡完午觉,起来梳妆打扮。准备好了,才出的门。”

感觉到力气正和血液一同流失。

“这里的食物真不错。”

腹部的肌肉已被子弹撕裂。

“听到诺说‘有人带枪’,还以为是恶作剧。”

切面处的痛感逐渐扩大。

“陈明眼光好。他选的衣服、...

【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明梡】助攻(第六集外一篇·上)

原作:กาลครั้งหนึ่งในหัวใจ

CP:丹尼尔×珐塞,陈明×梡


【上集:逛街】


“所以,为什么要我过来助攻啊!”

梡勉强维持着不摔倒的状态。不过,这就需要她紧紧地扒着丹尼尔的手臂,形成一个如胶似漆的姿势。

“为了钱。”

黑帮影帝丹尼尔·王面不改色——想当然耳,穿高跟鞋的又不是他。梡这点重量只是小意思,何况她已经尽可能地离他远了。

“噢,看在核磁共振仪【注1】的份儿上。”

梡现在真的很想念她的平底皮鞋。【注2】


“就是这里。”

梡随着丹尼尔停下脚步,向店内看去,不出所料地发现陈明和珐·塞...

【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明梡】助攻(第六集外一篇·上)

原作:กาลครั้งหนึ่งในหัวใจ

CP:丹尼尔×珐塞,陈明×梡


【上集:逛街】


“所以,为什么要我过来助攻啊!”

梡勉强维持着不摔倒的状态。不过,这就需要她紧紧地扒着丹尼尔的手臂,形成一个如胶似漆的姿势。

“为了钱。”

黑帮影帝丹尼尔·王面不改色——想当然耳,穿高跟鞋的又不是他。梡这点重量只是小意思,何况她已经尽可能地离他远了。

“噢,看在核磁共振仪【注1】的份儿上。”

梡现在真的很想念她的平底皮鞋。【注2】


“就是这里。”

梡随着丹尼尔停下脚步,向店内看去,不出所料地发现陈明和珐·塞...

【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中梡】送花(第七集外一篇)

原作:กาลครั้งหนึ่งในหัวใจ


CP:阿中×梡,丹尼尔·王×珐·塞

作者:江尚寒


【中梡】送花(第七集外一篇)


梡不爱鲜花,因为她对花粉过敏。所以,在一开始听说“丹尼尔要来探病”的时候,梡其实是拒绝的。

然而,阿中似乎并不为所动,只是保持着无懈可击的优雅笑容,继续转述着自家首领的话。

“……关于‘对花粉过敏’的问题,您尽可不必担忧……”

在曼谷上空,逐渐爬升的如火骄阳,向室内投下金色的利箭。温暖的光芒穿透玻璃的阻隔,为女子的脸颊镀上一层朦胧的光晕。

“因为,并不会有人将鲜花带入这间病房。”阿中听见自...

【芈月传】殊途(4)

第四回:渐台会,亲子情深


芈姝之话不假。此时,屋内静下来,更听得清外头响动。但闻一阵木屐声响进院中,又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在桐木走廊上行过。随后,屋门缓缓洞开,身穿绛色外衫的王后出现在门口。

芈茵、芈姝对视一眼,敛衽向前,膝行几步,朝着王后拜倒,口中道:“儿臣拜见母后。”

王后进得殿来,看见两个小女娃向自己行礼,心中一动,上前道:“免礼,平身。”随后由贴身侍女玳瑁扶着上座了。

芈茵、芈姝等王后坐下,才一同站起来。

芈姝缓步走到王后身边,半个身子倚着王后撒娇,又指着芈茵对王后道:“母后,这是茵姐姐。”

王后打量了芈茵一会儿,向她招手道:“你也到我身边来。”

芈茵应了一声“是”,...

【芈月传】殊途(3)

第三回:戏投壶,姝英相认


“你娘是汪汪乱叫的大野狗,你是小野狗,你们野狗乱咬人!”

肖英的眼前恢复清明,却不是学校食堂的景象。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是被什么砸到了?

肖英没有急着开口,默默地观察着周围的形势。只见自己身处一个花园之中,面前约五米处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那男孩身着黄衣,长发垂髫,肤色白皙,像个养在温室里的秀才。女孩着红衣,肤色微黑,一双圆眼煞是灵动,不过看向肖英的眼神绝非善意;手中拎着一条肠子,正在上下挥动……等等,肠子?

肖英凌乱了。然后,她悲催地发现自己也缩水了。


“姝公主?姝公主?”

听闻这样叫声,芈姝回过神来——现在她又回到古代了。

芈姝低头看了...

【芈月传】殊途(2)

第二回:乾坤移,幽魂转世


芈姝死了。

她在一片浓稠的黑暗中踽踽独行。

她记得生前的一切。一个个人,一张张脸,一桩桩事……

——直到烈火带来死亡。

世道何其不公!唯独“死亡”一事,是凡人所共有,无论趋之避之,终将来临。

“你既如此想,便是悟了。”随着这话音一落,四周忽然大亮。

芈姝发现自己竟身处一个房间之中。此间约有十丈见方,四壁均为银色金属,还点缀着一些忽闪忽灭的彩色光点。房中陈设与秦、楚宫中迥异,全是芈姝闻所未闻之物。

房中还有一位少年,正坐在一个金属座位之上。他身形瘦削,肤色苍白;一头黑发理得极短,不及半截小指长度;鼻梁上架着一个蓝色金属丝支架——那支架中固定着一对透明...

【芈月传】殊途(1)

第一回:宫斗败,芈姝殒命

公元前305年,秦国。

春回大地,草木萌发,秦宫上下俱是一派和谐景象。似乎已经无人在意空气中涌动的淡淡血腥氛围。

不久前,参与叛乱的七位公子(嬴华、嬴壮等)兵败被俘。而领导他们的秦惠文后,即秦武烈王嬴荡之母——芈姝,也被“请”回了咸阳,软禁于秦宫清凉殿内。


后世所称的秦宣太后,即秦昭襄王嬴稷之母——芈月,此刻方下了朝会,离开议政殿,正在宫中信步。她虽年近半百,却因保养得宜,粉面丹唇、乌发葱指,并不显老态;兼又身着黑底红襟的朝服,头戴饰有珍珠的毓冕。人靠衣装,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度,令人不敢小觑。

芈月走着走着,忽而在一处较为冷僻的殿前驻足,若有所思。...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