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最美不过夕阳红~(不是)


游戏:天涯明月刀OL

地图:海河洲

地点:帮派驻地

今天到处跑跑,看看广场舞。


坐标如下:

  1. 东越(2061,1219)

  2. 巴蜀(1095,1201)

  3. 秦川(2336,3937)

  4. 燕云(1653,2699)

好久没自拍了!

青龙乱舞-孔雀翎

ID:唐泽枫

【网易阴阳师手游-酒红】寄养的那一夜(亚洲寮之十)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酒红(酒吞红叶)

其他:不知不觉,竟然到了第十话!这平安京,看来还完不了!顺便让我族的欧洲表哥露个脸2333

【以下正文】

酒吞童子所在的这个寮,是由化名为“空瓶”的男性阴阳师所造。酒吞是第一批被召唤来的,也是这里的第一个SSR级式神。

此间的主君·空瓶,说他非吧,可他才来平安京建寮的第一天,便召唤到SSR级式神;可你要说他欧呢,到现在,还没能凑齐SR级式神图鉴——尤其是,一直没召唤到鬼女红叶。

彼时,阴阳师们还没想出“寄养”的玩法。空瓶虽然常约带自己入坑的表妹·风花饮月协战,但往往是令姑获鸟等群攻型式神出阵,而初来乍到的单攻...

【网易阴阳师手游-夜狼/荒我】没表情与不穿裤(亚洲寮之九)

没表情与不穿裤(白狼视角)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夜狼,荒我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长着紫色皮毛的小狼们开始学习弓道,记忆中初见的那一幕仍旧鲜活。

那是一个飘着雪的早晨。

白狼惯于早起。这天一早,她练了箭、再回庭院时,寮主才在空虚的胃部感召下离开带有咸鱼温度的热被窝。

白狼踏着木质芜廊,经过召唤室门口,只见寮主和荒川之主挤在里头画符。

寮主喊一声“QQ牛里脊肉”,召唤阵内便亮起紫色光芒。

SR?

白狼停了一停,再度向室内看去,望见那妖额头上两个尖角。

荒川却用手遮住寮主双眼。

“是骡子是马,总还是要给本法师看见的,你遮什么遮?”寮主撇了撇嘴,挪开荒川的手,只顾低头...

【网易阴阳师-荒我/白你/狗雪】结伴同游(亚洲寮之八)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我(荒川之主×阴阳寮主),白你(鬼使白×另一位寮主),狗雪(大天狗×雪女)

本篇又名:舌尖上的咸鱼,心尖上的你【并不是】

其他:之前的第七回(向美色低头·深夜破车·一目连×吸血姬)在LOFTER被屏蔽了,要看的到我微博搜关键词“破车”即可。我和九爷是在同心一意区XD

【以下正文】

“镇守一方水土的大妖怪抱着满怀的零食,跟在寮主身后逛街——这种奇景可不常见呐。”穿着月白色和服的女人斜坐在青绿色灯上,从空中飘过,漏下意味深长的一句。

“如果这也能成为你的收藏——我倒是很荣幸啦,不过...

让大家久等了……

2017新年的开封新装。

游戏:天涯明月刀OL(moon-light-blade online)

区服:青龙乱舞-孔雀翎

ID:唐泽枫

似乎没在LFT晒过卡?

(个人认为,觉醒后好看的真的不多,我还是用回觉醒前的吧)

【网易阴阳师-荒我/白你/鹿椒/连血】百鬼夜市(亚洲寮之五)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你(荒川之主×阴阳寮主),狐跳(妖狐×跳跳妹妹),鹿椒(小鹿男×椒图),连血(一目连×吸血姬),白你(鬼使白×阴阳寮主)

特殊:百鬼夜行有私设。夹带私货。虐心注意。

【以下正文】

平安京里,阴阳师们的生活较为单调,大型活动来回就那么几样。除了斗技和休沐,就是百鬼夜行。

得益于众多阴阳师在此镇守,如今的“百鬼夜行”已经演变成为人类和妖魔鬼怪能够共享的夜市。不过,大家还是保留传统——妖鬼撕下伪装,展露青面獠牙;而活人涂上粉墨,扮出怪相登场。

我们的寮主是一位入乡随俗的寮主。这天傍晚,她慢腾腾地走去...

【网易阴阳师-荒你/鹿椒】和咸鱼王谈笑风生(亚洲寮之四)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我(荒川之主×阴阳寮主),鹿椒(小鹿男×椒图)

特别说明:为免混乱,尽量不出现两个寮里重复式神……

【以下正文】

隔壁寮的主人——九凤院澜正,在月上树梢时才回到院子里。听小鹿男报告有来客借住一晚,于是前往育成结界一观。只见结界里五个饿鬼挤在离SSR们最远的角落里,而一目连已经整好铺盖准备躺平,剩下一个是来蹭经验的荒川之主。

“唉,瑾爷的欧气结晶,就是个咸鱼王。”九爷感叹道,“不过,她并不会嫌弃你。”

荒川将目光投向九爷。后者仿佛读懂他心中呼之欲出的疑问,只是维持着淡定、坦然的面孔。

“瑾爷一直期待着你的到来。”

“那人——她...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