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的备用号)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网易阴阳师-荒我/白你/鹿椒/连血】百鬼夜市(亚洲寮之五)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你(荒川之主×阴阳寮主),狐跳(妖狐×跳跳妹妹),鹿椒(小鹿男×椒图),连血(一目连×吸血姬),白你(鬼使白×阴阳寮主)

特殊:百鬼夜行有私设。夹带私货。虐心注意。

【以下正文】

平安京里,阴阳师们的生活较为单调,大型活动来回就那么几样。除了斗技和休沐,就是百鬼夜行。

得益于众多阴阳师在此镇守,如今的“百鬼夜行”已经演变成为人类和妖魔鬼怪能够共享的夜市。不过,大家还是保留传统——妖鬼撕下伪装,展露青面獠牙;而活人涂上粉墨,扮出怪相登场。

我们的寮主是一位入乡随俗的寮主。这天傍晚,她慢腾腾地走去...

【网易阴阳师-荒你/鹿椒】和咸鱼王谈笑风生(亚洲寮之四)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我(荒川之主×阴阳寮主),鹿椒(小鹿男×椒图)

特别说明:为免混乱,尽量不出现两个寮里重复式神……

【以下正文】

隔壁寮的主人——九凤院澜正,在月上树梢时才回到院子里。听小鹿男报告有来客借住一晚,于是前往育成结界一观。只见结界里五个饿鬼挤在离SSR们最远的角落里,而一目连已经整好铺盖准备躺平,剩下一个是来蹭经验的荒川之主。

“唉,瑾爷的欧气结晶,就是个咸鱼王。”九爷感叹道,“不过,她并不会嫌弃你。”

荒川将目光投向九爷。后者仿佛读懂他心中呼之欲出的疑问,只是维持着淡定、坦然的面孔。

“瑾爷一直期待着你的到来。”

“那人——她...

【网易阴阳师-判阎/酒红/晴乐/荒你】话本·强袭荒流川(亚洲寮之二)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主要是荒你(荒川之主×寮主),另外有提及判阎(判官×阎魔),酒红(酒吞童子×鬼女红叶),晴乐(晴明×神乐)。

特别说明:自认为很有毒的一篇,搞笑来的,一通乱写的流水账系列(之二?)。地理设定和原作/游戏不同。情节接上回狗雪之后。

本篇又名:话本·激斗咸鱼王(垃圾天刀,毁我青春)(孔雀翎约吗)

【以下正文】

十一月中旬的时候,从大陆的北边,寄来了一封信:死灵王国的国王阎魔大人及其属下判官将于一周之后举行婚礼。

当时,寮主正在庭院里指挥小纸片们扫地,为此甚至把难得回平安京探亲一趟的红叶赶了出去。鸦...

[画江湖之不良人][凡轩]画眉(5)

第五幕:拜堂

队伍行至通文馆外,众人看见地下已铺好一条长长的红毯。门楣、屋檐均用红绸装饰不提。

前头张、李、常三人先下了马。李星云叫带新妇下轿子。轿子停稳在红毯前面。姬如雪上前掀开轿帘,扶着陆林轩慢慢地下来。

陆林轩一落脚就踩在红毯上。从门外到里头青庐也都要在这红毯上过,意喻康庄大道、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待进堂屋正门,先要在门槛火盆上跨过。却不知是哪个万恶的KY的FFF团员单身doge,把陶制火盆里的燃料堆成小山也似,还美其名曰“一桶江山”。常宣灵用那垂地袖子遮住自己的芙蓉面,捏着鼻子从旁掠过,不由得骂道:“你把江山都给烧了,我们还在这做个甚么鬼!”

————未完待续————

[澳门风云2]无名卧底物语(1-4)

原作:澳门风云2


性向:BG

不喜BG者慎入。

不喜BG者慎入。

不喜BG者慎入。【重要的事说三遍】


CP:

  1. 高先生×?

  2. 鬼眼×洛欣/洛子雯

  3. (吴樾)×(胡然)

要来拆CP就别留在这膈应您自个儿啦。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同好,且行且珍惜。求同存异,您好我也好。

分级:R-16?(BG向H有)


BGM:white lie in black        歌手:芝崎彩子


————————

前言:

高先生(被抓之后)被暗杀……暗杀...

[画江湖之不良人][凡轩]画眉(3-4)

前情戳此http://jshhan.lofter.com/post/177c3d_2572b12

改改第三章。


第三幕:迎亲

  不一会儿,只见水蓝、霜白二色,并一个大红的衣服,一齐悠悠地晃了出来。

  姬如雪在左手边,常宣灵在右手边,像押送犯人上断头台的两个狱卒,如是夹着一个陆林轩来了。

  “新妇子出来了。奏乐!”李星云高声喊道。

  乐队立即不负厚望地又金蛇狂舞了起来。众人簇拥着三个巾帼,就往那八人抬的花轿走去。

  视线越过红绸的扇面上方,能看见灯火通明的厅里站着来迎亲的队伍。陆林轩不自觉地搜寻着其中某个有一头霜色短发的身影。

  头重脚轻。耳际传来常宣灵提示:“小...

[不良人][凡轩]画眉

刻意往古风/说书的笔风靠了,希望大家喜欢。^_^

BGM:出嫁  


第一幕:新妇

暮春时节,正处/在两季之交,少不得丝丝凉意。

自辰时便起,来不及用饭,即始梳妆打扮。直到酉时,天与地都快成了一个颜色,陆林轩早已饿得像个纸片一样了,却还是不得不正襟危坐在梳妆台前头,任凭常宣灵在自己脸上发落。

江湖儿女惯做轻便打扮。陆林轩是爱美,也不过往眉心点三瓣红梅。今日可算领教够了——

身上裹了一层一层,大红的衣裳,繁复。稍一动,裙摆就由层峦叠嶂变成波光潋滟,绵绵不绝。

头顶一揽子珠翠,宝光闪闪,直耀花人的眼。

XX坊的胭脂,XX巷的水粉……一样一样,全都招呼上来,应接...

TYTANIA[同人]《呔!打你丫》番外篇:情书(7)

第七章:未完待续

待“狄奥多拉在伊德里斯府中留宿”的消息传到身在天城的两位公爵耳中,他俩都不可避免的有微妙的震动。

“如此一来,伊德里斯的生活就更有趣了。但这是否为他挟持人质之策呢?”亚历亚伯特双眸闪烁着深思的光芒。

“不能这么说。毕竟,还可以稍微期待一下伯爵夫人所带来的变化。”朱思兰说着将目光投向身为监视同盟者的许琳琅。

“即使将我们安排在伊德里斯府中的军队忽略不计,难道他会天真到以为靠挟持那个女人就能逼迫令我们乖乖就范吗?”许琳琅不得不发表同意朱思兰的意见。“况且,他们二人也是貌合神离。别忘了,伊德里斯曾因一时之气下令禁闭狄奥多拉。”

“女人的报复心……”朱思兰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TYTANIA[同人]《呔!打你丫》番外篇:情书(6)

第六节:来日方长

就连狄奥多拉也能感觉到许琳琅和朱思兰的貌合神离,更不用说几乎与其形影不离的亚历亚伯特。

“我能知道你为何不待见朱思兰卿吗?”

这样提问(暂时)只能换来悲悯的眼神作为回答。许琳琅暂时也不打算对亚历亚伯特坦白。即使坦白说了又有何作用?说不定亚历亚伯特会支持这种做法。(因为担心变革会引火烧身)

有必要尽快解除伊德里斯的禁闭状态,好让他来制约朱思兰,以免过于剧烈的变革造成无法控制的后果。但也正如许琳琅自己所说,伊德里斯的权欲过于旺盛,故而放他出来这一行动也需要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拉德摩兹与狄奥多拉碰面,其实也在许琳琅计划之中。故作无意的松口,“收敛权欲”这一信息或将通...

TYTANIA[同人]《呔!打你丫》番外篇:情书(5)

第五节:天淡银河风不定


第一次会谈,没有谈到任何实质性内容,自然没有什么进展——这是双方意料之中的事。

接下来,伊德里斯仍将采取主动。他打算先诱敌深入再以一招制之,不会操之过急。

狄奥多拉比他更有耐性,既没有性命之忧又暂时没有除了“监视伊德里斯”之外的工作,尽可以打持久战。而这也在她计划之中——她打算长期抗战并趁机渔利。

虽然这次是狄奥多拉欣然应邀前去,但目前还无人能肯定她会被伊德里斯的节奏所裹挟而随之起舞。


接获有关此次会面的情报,朱思兰和许琳琅都只是报以一笑。

伊德里斯是瓮中之鳖,不足为据。他目前所能寻求的助力只有狄奥多拉一人而已,活动能力非常有限,尽在AJ掌握之中——...

  1/4